里头繁多都以从治理理论的思想对怎么着进展体育治理进展了商讨,国外集团文化侧重科学管理

体育治理与体育管理的概念与边界确定

刍议中外企业管理文化的差异化

时间:2017-01-27 09:06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时间:2017-01-29 00:26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体育治理是治理理论与实践在体育公共事务领域的延伸与应用,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一篇探究体育治理与体育管理概念的论文范文,欢迎阅读查看。

企业治理结构就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政治经济体系中的企业制度安排,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一篇探究中外企业管理文化差异的论文范文,欢迎阅读查看。

前言

摘要:一个企业的文化和管理的结合形成企业管理文化,中国与外国文化底蕴的差异,造就差异化的企业管理理念与经营方式。国内企业文化侧重人本管理,国外企业文化侧重科学管理,人本管理和科学管理的差异,造成中外企业管理文化的差别主要体现在决策模式、管理方式、治理结构等。中外企业管理文化各有所长,国内企业须取长补短,主动借鉴国外科学先进的企业管理文化与中华民族传统优秀文化相结合。

随着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深化改革总目标的正式确定,关于国家治理、政府治理、社会治理三个基本概念范畴的相关研究成为我国学术界的研究热点。现代体育作为一个国家、政府、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关体育治理的研究也受到了我国体育理论学界的普遍关注。

关键词:中外企业;管理;文化;差异

体育治理是在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才被体育理论学界提及的学术话语。当前,关于体育治理的研究文献并不多。在中国知网以”体育治理”为关键词进行精确搜索,截止2015年4月29日共有学术论文16篇。其中大多数都是从治理理论的视角对如何进行体育治理进行了研究,而真正对体育治理的概念、含义方面的阐释非常少。与此同时,”体育治理”与仅有一字之差的”体育管理”之间到底存在什么样的区别和联系,在现有文献中也没有作深入的讨论。因此,在我国”深化体育改革,推进体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1]”的背景下,对”体育治理”与”体育管理”的概念、区别、联系和边界等基本问题进行探讨,不仅有助于进一步厘清两者的关系,考量两者的地位和作用,而且对丰富体育治理理论和指导体育实践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价值。

文化对一个企业的影响和渗透就会形成企业文化,将企业文化结合管理形成企业管理文化。确切讲,企业的经营者与管理者在企业的经营与管理中,有意识的培育适合自己企业所需的经营模式与管理理念,从而形成企业管理文化。

1体育治理与体育管理的概念厘析

里头繁多都以从治理理论的思想对怎么着进展体育治理进展了商讨,国外集团文化侧重科学管理。管理和文化自古有之,随着文明进程的加速,形成科学化体系化,诞生了今日的企业管理文化,而企业管理文化因传统、国情与时代的差异化,造就了不同的文化价值体系与社会信仰理念。中外企业管理文化的发展有其各自的历史因缘,文化传统差异造就中外企业经营模式与管理理念的差异化。从性质属性划分,国内企业文化侧重人本管理,国外企业文化侧重科学管理。从心理特点区分,人本管理注重以人为本,轻视器物,强调道德的价值作用,注重集体意识和统一性,传承儒家“天人合一”的思想。科学管理注重器物,轻视人文,强调功利主义,注重人权与个人主义,轻视人与自然的统一。因此中外企业管理文化的差主要体现在一下几个方面:

1.1体育治理的概念

一、决策模式的差异

尽管关于体育治理的研究已经成为学界的一个热题,但对于体育治理并没有一个明确而公认的统一定义[2].学者们只是从不同角度对体育治理的内涵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如陈晓荣、罗永义、柳友荣[3]认为体育治理有两层含义:一是对体育事务本身的治理,二是以体育作为手段的公共治理;杨桦[1]认为体育治理就是将”治理”的概念应用到传统体育管理事务当中,并运用治理新方式来调和主体间的利益冲突,终达到体育管理的善治。可见,对体育治理的内涵诠释尚在探索之中。笔者比较认同杨桦教授的观点,体育治理应是治理的下位概念,要对体育治理的概念进行准确把握,有必要从一般意义上对治理的含义和背景进行厘析。

从管理科学的角度看,决策无疑在整个管理过程中起到很重要的作用,甚至决定着管理的成败。在商品经济时代下,企业的决策关乎企业的生死存亡,因此管理者要重视管理过程中的决策。现代国外企业是西方资本主义自由主义时代的自由与平等的理念下形成的模式,所以国外企业管理者在决策过程中体现在:授权就是管理,国外企业领导与下属之间权力感知比较少,下属认为领导跟自己是一样的,信奉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高层管理者在给下属制定一个明确的目标,考核以实现成果衡量,只看结果不注重过程。信奉个人主义的决策。国外企业文化强调个人主义,特别是对于有多年实践管理经验与管理科学理论的经营者与管理者,在做决策时突出个人主观意识。

从词源看,英语中的治理一词源于古希腊语和拉丁文,原意主要指控制、指导或操纵,与”统治”意同,主要用于国家公共事务管理和政治活动之中[4];汉语中的”治理”一词早见于春秋战国时期的《孟子·滕文公上》:”尧舜之治天下岂无所用心哉?亦不用于耕耳,君施教以治理之。”,主要用于”治国理政”之道[5].

国内企业管理者在决策上跟国外企业正好相反。国内管理者对下属不善于授权。受传统封建等级思想影响,国内企业领导与下属之间权利感知比较大。高层管理者与下属之间等级分明,权力差异大,下属对领导者依赖性较强,无指示不越权的思维浓厚。根据有关资料显示,国外企业高层管理者与基础员工的薪酬待遇差别与国内企业相比,国外差额较小,国内差额较大。信奉集体主义的计策,受传统儒家思想“以和为贵”的影响,国内企业的高层管理者的群体意识较浓厚,喜欢民主集中制的决策模式。

对治理的概念研究在国内外文献中均有论述。治理理论创始人JamesN.Rosenau在其代表作《没有政府的治理》和《21世纪的治理》中指出:”治理是一系列社会活动领域中未得到正式授权但能发挥有效作用的管理机制。治理与统治不同,治理是一种有共同目标支持的活动,这些管理活动的主体未必是政府等公共机构,它的权威来自于多中心的共同合作。治理内涵更为丰富,既包括政府机制,也包括非正式、非政府机制”[6].1995年全球治理委员会的报告《我们的全球伙伴关系》中对治理进行了界定:”治理是公共或私人机构管理公共事务诸多方式的总和,是调和相互冲突或不同利益并采取联合行动的持续过程,既包括有权迫使人们服从的正式制度和规则,也包括各种非正式的制度安排”[7].联合国开发署认为:”治理是有关价值、政策和制度的综合体。以这些体系为支撑,社会通过国家内部、社会内部、公民社会和私人部门之间的互动,来管理其经济、政治和社会事务。治理是社会自我管理的方式,做出和执行相应的决策,进而相互理解、达成共识并诉诸行动。它包括公民和集团表达利益诉求、解决矛盾纠纷和履行权利义务时所涉及的体制和程序。治理也是规则、制度和管理,它能为个人、组织和公司的活动设定范围并提供相应的激励机制。治理通过其社会、政治和经济的各种维度,在人类社会的各个层次发挥作用—家庭、乡村、城市、国家、区域甚至是全球”[8].我国学者俞可平认为:”治理的基本含义是指在既定的范围内运用权威维持秩序以满足公众需要,是在各种不同的制度关系中运用权力去引导、控制和规范公民的各种活动,以大限度地增进公共利益”[9].

现代企业管理的进步可以从西方企业管理中明确的分权与授权、权责统一得到体现,亦是企业结构合理化与企业管理高效率的有力保障。国外企业管理利用分权与授权,使大的权力集中,小的权力分散,进而使企业内部各司其职,权责统一,让决策命令和通知有效传递达各部门,有效提高企业管理效率。高层管理者的个人主义决策亦有利处,由于大权集中,权责统一,使管理效率得到有效提升,更有利于考核管理者的业绩。而这种模式的不利之处是注重管理者的才华、专业知识与精力。一旦内部监督不到位,可能转化为个人独裁专制,影响企业管理和发展。

通过以上对治理的原意和现代意义的描述,可以看出治理与管理、统治既有联系,也有区别。尽管对现代意义上的治理概念,中外学者莫衷一是,具有一定的模糊性,但仍然能看到治理有如下特征:治理主体的多元性,强调政府、个人及社会团体等主体的共同参与;治理运行的多向性,强调政府组织与公民社会的合作以及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结合;治理性质的服务性,强调治理主体对社会公众的服务;治理机制的复合性,在管理技术上强调市场机制、激励机制等多种内外机制的联动。

国内企业管理要主动借鉴国外的授权模式,切勿产生权责不统一的现象。也不能照搬照抄国外模式,要发挥集体决策在集思广益方面的优势,实现知识与能力的有效互补。随着我国企业管理与国际的接轨,企业的经营与管理不在是单纯追求利润大化,更要实现董事会与股东满意、客户满意、内部员工满意、社会满意。毕竟决策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个人决策的局限性与弊端越来越突出,集体决策则越来越能提升决策的科学性、防止个人独裁专制,有效保障企业的总体利益。

根据以上分析,可以给体育治理作如下定义:体育治理是指在强调体育利益主体多元化的前提下,为实现国家体育事务发展目标和体现公平与效益,通过一系列的制度安排,协同各类体育组织、利益群体和公民个体,共同管理体育公共事务和推动体育发展的持续过程。可见,体育治理是多元主体参与的共同治理,它并不是单一主体的体育行政和管理。

二、管理方式的差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