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请笔者的学校参加,爱新觉罗载湉亲政后就一改往日在慈禧面前唯唯诺诺的作风

作为一名高校校长,这一年来,笔者几乎每个月都会收到好几个“XX排行榜组委会”“XX大奖评委会”发来的盖着大红公章的邀请函,邀请笔者的学校参加“XX排行榜”“XX品牌榜”或者“影响力五十强”“XX一百强”的评选活动。尤其是到了岁末年尾,一天能收到好几个邀请,真是不堪其扰。

爱新觉罗是清朝皇室的姓氏,也是高贵身份的象征。许多人对爱新觉罗载湉这个名字会感到陌生,但是说到他的另一个称号光绪帝,人们就会清楚。

这些“组委会”“评委会”为显示其品牌权威和水平高端,有的声称在钓鱼台国宾馆开发布会,有的声明要在人民大会堂颁发奖状,有的还号称有重要领导人出席接见。

爱新觉罗载湉作为一代帝王,本该大权在握,地位尊贵无比,但是慈禧的存在就导致了他悲剧的一生。载湉于4岁登基,慈禧以新皇年龄太小为借口一直玩着垂帘听政的戏码,即便载湉后面亲政了,他也只是慈禧手中一尊傀儡,而且他从小体弱多病,在三十八岁时就不幸去世了。

当然,真去参加的话,肯定是要缴纳费用的——动辄几千元,多则上万元。校长们咋办?不参加吧,心有不甘,“要真排上个TOP10,对学校毕竟也是好事”;参加吧,心有余悸,“这么多评奖和‘榜单’,得花掉多少有限的经费呀”。而那些机构似乎乐此不疲,特快专递雪片般发出去——有枣没枣打三竿,捞着一票算一票。

爱新觉罗载湉亲政后就一改往日在慈禧面前唯唯诺诺的作风,雷厉风行的干出了两件令人震撼的事情,那就是甲午战争和戊戌变法。在中日开战之后,载湉一直都在坚持竭力抵抗日本,反对妥协。此时的载湉手上并没有什么实权,所以后因为慈禧的大力干涉和朝廷腐败等原因导致了清朝的战败,与日本签订了停战协约。

这让笔者想起鲁迅先生的杂文《说“面子”》。鲁迅先生对面临这种尴尬境地的各位校长的心境,做了十分到位的诠释。他说:“‘面子’也就是所谓的‘脸’,这‘脸’有一条界线,如果落到这线的下面去了,即失了面子,也叫作‘丢脸’”,“但倘使做了超出这线以上的事,就是‘有面子’,或曰‘露脸’”。

亲政后的种种不利并没有打击到载湉的积极性,当康有为等人向他提出我朝应该改革某些制度,实行新法时,他就极力的支持新法以图强。但是新法损害了朝廷上反对变法的官员的利益,而载湉的权利终究比拼不过慈禧,所以后变法还是失败了,慈禧再次掌握了朝廷的大权。

细细想来,谁不想露一脸呢?谁又愿意丢尽面子呢?进了品牌榜,成为“五十强”“百强”,经媒体一传播,效果也许可观:往大了说,可能会给学校带来更多的社会关注与赞誉;往小了说,可能会让学校露脸,会让校长脸上有光。

虽然以上两次事件的结果都以失败告终,但是爱新觉罗载湉的所作所为都是与民族大义相符合的正确行为,并且以他为主导的维新运动对之后的中国有着很大的意义。

但笔者以为,这样的排名和评奖不参加也罢。变相花钱买来的牌匾和奖杯即使搁在那儿,心里却总是有些忐忑的。有没有影响力,是不是百强校,那些组委会、评委会真能说了算吗?

载湉怎么死的这一问题在零八年之前是人们喜欢探讨的主要问题之一,在清代的官方文献和宫廷档案上均记载着载湉是病死的,但是这一原因明显有作假的嫌疑,因为在许多资料中找到了载湉是被人下毒所害这一重大线索,所以载湉怎么死的,以及凶手是谁就都变得扑朔迷离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