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赢竟下成百上千年

一身红衣走天下潇潇洒洒无牵挂笑看人事梦沧桑无心亦无情曾笑红尘梦繁华熟不知已入梦今生为情战天下前世为情毁人间转世为情入魔道一朝天罚来降临却无人相助痴笑三声才知
情 不过如此当年飒爽再重现血洗三界似炼狱血流成河泪不断终 断念自刎

竹溪 兴日寻诗到竹林,通幽一径碧波深。 七贤醉道前溪坐,幻咏招来山外禽。

输赢竟下成百上千年。天流 起自天山往下行,沿途滋润物华生。 穿林绕障奔江去,岂管弯多路不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