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她比较爱手机朋友圈,一名女子手中拿着委瑞内拉已故总统查韦斯的照片

2015年3月5日,委瑞内拉查韦斯墓地前,一名女子手中拿着委瑞内拉已故总统查韦斯的照片,照片上写着“穷人的救世主”。这是委瑞内拉已故总统查韦斯发起“查韦斯主义”运动16年后,首次在全国代表大会失去了167个席位,这也意味着委瑞内拉现任总统马杜罗的权力被很大程度地削弱。
中国论文网
2015年12月2日,委瑞内拉加拉加斯,一对情侣在写着“委瑞内拉已故总统查韦斯将赢得胜利”的海报前拥吻
2014年3月9日,委瑞内拉玻利瓦尔广场,一名妇女正在抚摸委瑞内拉已故总统查韦斯的人形立牌
2013年4月14日,委瑞内拉加拉加斯,委瑞内拉现任总统马杜罗与“查韦斯主义”支持者们握手
2013年9月19日,委瑞内拉加拉加斯,一栋外墙印有委瑞内拉已故前总统查韦斯签名的建筑是由他本人亲自设计的。查韦斯的梦想是建立一个乌托邦式的城市,但终这个计划因为他的离世而终止
2013年4月9日,当时的委瑞内拉总统候选人马杜罗在拉票会现场亲吻查韦斯画像
2013年3月21日,委瑞内拉加拉加斯,反对派支持者打开一面巨大的委瑞内拉国旗走向街头
2013年3月7日,委瑞内拉加拉加斯,一名女子在家门口插上了委瑞内拉国旗并摆放了印有查韦斯照片的报纸
2013年3月11日,当时的委瑞内拉总统候选人马杜罗在支持者面前高举拳头
2013年3月10日,委瑞内拉加拉加斯,查韦斯葬礼的举办地委瑞内拉军事学院里挂满了查韦斯的照片
2013年2月4日,在纪念查韦斯上台21周年活动中,委瑞内拉老兵们也接受检阅(宁良凌编译自美国路透社新闻网

“没有时间”是个什么鬼?不过是给谁、放到哪里的、什么事情上的时间是雷打不动的,给谁、放到哪里、什么事情上的时间是可以被挤占的,要随时准备让位的。

在亮和我儿子同学的期间,我从来没见过他的董事长妈妈。我始终相信,亮妈妈是爱孩子的。不然这孩子不会享有各种“高配置”。只是,在董事长的时间分配中,陪儿子这一项,明显被忽略和挤占了。

亮是保姆陪的。还有一个年轻女白领在走道里徘徊等待,据说是亮妈妈的助理。大约一个月以后,所有孩子中午进餐的时间,还会看到保姆在走道里单独给亮喂饭。

奥巴马说,在他长达21个月的选战中,没有错过一次孩子的家长会。米歇尔谈到做总统的丈夫,说他每晚和女儿一起吃晚餐,耐心回答他们的问题,为她们在学校交朋友的事儿出谋划策。

肯用心思琢磨,将时间倾注,把精力投入,才是真爱。或者说,那样的爱,沉实厚重,可堪依靠。而我对花的爱,虽然也不是假的。但我懒得侍弄它。只愿意享受它好的时光。这是一种不肯花费时间的爱,太轻忽,太随意,太漫不经心,也太吝啬。这样的爱,成色和分量,都明显不足。

我儿子上幼儿园的第一天,遇到一个也是首日来园的小男孩亮。园方规定,有一周的时间,孩子在幼儿园的生活可以有家长陪伴,解决小小孩们的分离焦虑。我陪了两天,第三天儿子已经基本适应。

我觉得她比较爱手机朋友圈,一名女子手中拿着委瑞内拉已故总统查韦斯的照片。比这更简单的定义是,面对你爱的人和事,你可能会说:我手里正在忙着什么,等我一下。但,你永远不会对你内心的挚爱说:我没有时间。
这一句一旦出口,其实,你已经不怎么爱了。

如果说爱是给予,所有的给予中,隆重、珍贵、有价值的,就是给你时间。

有人说,我忙过了这阵儿,就会。。。。。不对的。人生是一个连续的过程,不是一段一段的短片,了结了就了结了,忙过了这阵儿,还有下一阵。在这阵儿不被重视的东西,在下一阵儿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一阵儿没有时间给你,下一阵儿能给你的时间也有限,除非你在他心中的位置有了质的不同。

幼儿园新年联欢会上,小班的孩子们在台上跳“一闪一闪亮晶晶”,爸爸妈妈们在台下各种鼓掌拍照。一身大牌童装的亮,出场时已经频频回头,看向舞台侧面的保姆,音乐正热烈的时候,突然在场上大哭起来,回头扑入冲上舞台的保姆怀中。

作者:周珣,新闻专业,纸媒出身。写过一些关于两性关系和心理的专栏随笔,持续时间不短,产量不高。对一切“有意思”的事情保持兴趣和关注,所以分心旁骛。随笔的好处是随兴、随性、随心、随手。结集有《貌似弱女子》、《会得美人无限意》。

我一度自认是话剧爱好者。现在已经不这么说。因为一年里也只得看三四场。我的时间花在别处了。我仍然喜欢看话剧,但是,比起晚间在家陪伴孩子来,这个爱好退避三舍。

对奥巴马来说,美国和全世界的事情再多再紧急再乌泱,他给女儿、给家人的这部分时间,是绝对不能被挤占的。

回想一下,在你已经经历过的人生里,是不是这样呢?

所谓陪伴、所谓关心、所谓照顾,都需要时间。而所有的“没时间”、无可奈何里,都隐藏着选择,有轻有重,有先有后。特别是,如果这时间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自主的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