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下的电影镜头里,反正我不和他散步

情感美文:如果你长得再高一点,我会爱上你

这部影片,并不是一部讨好的电影,就连电影名字,也起的并不讨好。怎么说呢,总让人觉得,带有点那种味道,说不上来,就是不喜欢。
电影开始,亢奋的喇叭声,带有明显时代记忆的歌曲,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和标语,扑面而来,观众走进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看着几个年纪明显偏大的演员,硬生生装高中生,我有点笑场。他们的表演,稚嫩而稍显夸张,时不时让我走神。真正让我感到这部电影开始有趣的,是校园包子事件。
当肉包子像漫天飞舞的雪花,劈头盖脸砸下来的时候,瘸子惊呆了。这个镜头,也让我笑惨了。
抢包子事件后,教导主任说:“用不了两年,你们都可以天天吃包子。”说话口气很大,掷地有声,但只有画饼的功效,却当不了真。因为,很多年后,当我步入一所省级师范学校的时候,还没有能够享受到,像电影里那样的,一个社会主义接班人的待遇。那时候,我的年龄和他们相仿。
引起我共鸣的镜头,也正好就是主人公们,在学校饭堂窗口抢包子的情景。这让我想起了我的少年时光。人是时代的产物,成长时代的标签,藏在空气里,藏在自来水里,藏在春夏秋冬的呼吸里,后,融进一个人的血液和骨头里。师范生活里,现在能记住的东西并不多,但却记得每天早上的油馍。那个时候,师范生的伙食,就跟歌手迟志强的《铁窗泪》里唱的一样,“菜里没有一滴油”。也是从这点,我确切的意识到,学校和监狱,其实,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这种油馍,并不算什么高档的吃食。做法很简单,就是把昨天没有卖完的馒头,过油炸一下,穿件黄亮亮的衣服。这种美食,只在每天早餐限量供应。处于青春期的男生女生,刚吃过就喊饿的年纪,没有油水的吃食,让每个人都把油馍,当成了稀罕的美味。于是,每天早上售饭窗口前,就会展现一幅动物世界里常见的狩猎情形。一群未来的老师,为了一两个黄馒头,顾不得“身正为范学高为师”,摩拳擦掌,奋不顾身,争得面红耳赤。买到的,兴高采烈,买不到的,灰头土脸,感觉一整天都不好了。
看到电影里,八十年代初的高中生,可以吃到肉包子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其实是嫉妒,然后,才是咂吧着嘴巴,回味少年时吃黄馍馍的美味。
包子事件,只是电影里,一群少年少女的青春佐料。电影里所有的情节安排,都是为了铺垫一起骇人听闻的强奸事件。我给它取了一个名字——时光河少年强奸事件。因为这故事的氛围,让我想起《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电影的开头是这样说的,“许多年了,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无声。我曾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一个人究竟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的度过一生呢?”
这句话里的你,我想,指的是电影里被强奸的少女——紫云。她出身高干家庭,学业优异,清纯美丽。参加完高考,紫云即将收到复旦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却在一个雨夜,被坐地虎强奸了。少女所有对未来的美好期许,都在瞬间破灭了,一切都改变了,紫云疯了。
紫云的被强奸,在电影里,我们能够清楚的意识到,并不是一群小流氓简单的荷尔蒙发泄。强奸事件,映射着整个社会几十年的光怪陆离。是的,我能想到的准确的词汇,就是光怪陆离,而且是几十年。在这光怪陆离里,人性底层的恶,被无所顾忌的释放出来。很不幸,后,报应在一个小萝莉的身上。让她稚嫩的身体,去承受整个社会几十年失序带来的恶果。
这是一部六零后的致青春。在当下的电影镜头里,我们很难找到这个年纪的人,讲述他们年轻时代的故事。六零后的整体性失语,显示着他们一种拧巴的心理状态。他们有表达和讲述的欲望,但却不知道如何表达。因为青春的美好,和时代的丑陋扭结在一起,让他们常常无所适从。拔出萝卜带出泥,讲述故事的同时,就不能不分析故事的时代背景。一旦分析到时代背景,却必然触碰一些现在还难以坦然面对的历史。而一旦涉及历史,又会一步步拉扯出更多的问题,而这些问题,现在还被称为禁区。这种拧巴的心理,一直贯穿了整部影片,编导既大胆隐晦,又小心翼翼。而整部电影,价值观的混乱和摇摆不定,从头延续到后。
青春当然是美好的,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时代都是美好的。当赵薇一代可以肆无忌惮的致青春时候,六零后的青春,却很难记录。八十年代初开始的转型,邓晓芒先生说,这种转型不是小打小闹,不是修修补补,而是彻底的反转过来,因为现在的一切都是颠倒的,我们都在颠倒之中。六零后一代,跨越两个时代的青春,如何让他们反转过来?肯定后者,就必然否定前者;肯定后者,就必然否定前者。而或许,两者都要否定。而转型直到现在都没有完成,也意味着转型的阵痛,还将一直绵延下去。
如果说这部电影还有价值,那么,它的价值在于讲出了六零后青春的伤痕,在这一点上,有点类似于谢晋导演的伤痕电影名作《芙蓉镇》。但是,它远远达不到《芙蓉镇》的艺术效果和魅力。这原因,大概是因为电影里的少男少女们,他们没有胡玉音和秦书田的切身体会,他们只是胡玉音和秦书田们的狗崽子,因此,可以在爱护中茁壮成长,而不会受到伤害。所以,他们现在回首往事,可以温情脉脉的看待自己的青春时光,并称之为不朽。
我不喜欢这个电影名字,在这名字里,我看到了某种所谓同情之理解。对于一个真诚的,想要为自己的青春立传,为死去的朋友立碑的人来说,我相信,他既不会宽容,也不会去试图理解,更不会把那样的时光称为不朽。因为,在这不朽里,隐藏着太多的贫困、愚昧、丑恶、眼泪和鲜血。
后来,有人采访画家黄永玉,问他如何看待自己曾经遭受的迫害,他说,“我曾在巴黎圣母院旁,看到一个纪念二战死者的纪念馆,门上刻着阿拉贡的诗:可以原谅,不能忘记。但我想,原谅的时候,也就忘了。所以,我要说,我不原谅,也不忘记。”

时间:2016-11-01 01:15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我读大学的时候,有一个好朋友高扬,物理系的大才子,身高180,喜欢打篮球,他投篮的姿势很帅。我们是师范类院校,女生多,男生少,自然很多女生都喜欢他,只要他愿意,基本上也就可以谈恋爱了。

他这个人其实挺高傲的,喜欢有思想的女生,我恰恰比他多读了那么一点书。在一次活动中,我们认识了。他有事没事,经常约我去操场散步,我们一起谈人生、理想。他曾对我说:“小米,你是懂我的女人。”

那时候我的心思不在感情上,以为他开玩笑。反正我不和他散步,也会和其他人散步。在我的概念里,除了成为我男朋友,其余的人,我基本上是不看性别的,只要大家谈得来,都是好朋友。

我们两个人越来越熟悉,有几次我看他说话,欲言又止。

“怎么像姑娘一样墨迹,有什么话你就直说。” 我说。

“小米,如果你长高一点就好了,我就会爱上你。”他不好意思的讲。

我明白他的意思了,他其实挺喜欢我的,喜欢和我聊天,一起散步,因为我懂他。可是我长得太矮了,这一点他接受不了。的确,那时候我155,穿运动服运动鞋,很土。他的意思再明确一点,就是:“小米,你长得再漂亮一点就好了。”

“高扬,还好我长得矮,你没有爱上我。”

后来,他和中文系的大美女恋爱了,再也不和我一起散步了,当然我们还是朋友,他苦闷的时候,还会和我聊天。大三,他和大美女就分手了,性格不合,两个人都挺骄傲的,谁也不让谁。

大四快毕业的时候,他考了家乡的公务员,他爸爸是他们市某局局长,他妈妈是某重点小学校长,他从政也是家里的期望。“小米,你既然没有考上研究生,要不考我们市的老师吧,这样我们还能经常聚会。”

我自己清楚的知道身高是我的硬伤,尤其在找对象的时候,即使另一半不在意,家里人也会很介意。我不用看别的家庭,看我家就可以了,我弟弟对女朋友的要求,至少160,我爸妈对未来的儿媳妇期望身高165。

高扬个人条件很好,加上他的家庭,父母对未来儿媳妇的要求肯定是能够上得了台面。他不可能和我谈恋爱,要不然免不得一场家庭战争。

可我在高扬面前一点都不自卑,我不觉得身高是我的问题,他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要找的男人,肯定是能够给我自由不束缚我的人,我也不会考老师,这不是我的人生追求。

我的身高属于我个人的一部分。我之所以变成现在的我,都是因为自身已有的条件和过去的经历。你当然可以介意,如果你爱我,想和我在一起,必须要接受我这些不能改变的条件。

我爸爸好朋友的儿子赵礼今年领证了,老婆身高150,他们是大学和研究生同学,两个人谈了8年。起初家里都反对,第一次赵礼带老婆回家,他爸爸说:“如果你和她在一起,你别喊我爸爸。”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