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去吃油炸虾丸吧,欢天喜地贺新春 2017年新春联 李

我打开瘪瘪的钱包时,有种想哭的冲动,而这时,张小年还不知死活的凑上来,“陶小淘,放学去吃油炸虾丸吧。”

欢天喜地贺新春 2017年新春联 李
华一把酒当歌,歌太平盛世,天山人间好梦同醉;闻鸡起舞,舞和谐新春,东西南北美景竞欢。二辞旧岁精准扶贫喜报神州千家暖迎新春全面小康鸡鸣三省万户欢三金鸡报晓敞开胸怀送温暖鼓足干劲红旗飘扬撸起袖子奔小康力争上游四雄鸡欢歌喜盈门山娃子娶上洋媳妇老汉笑语福满堂黄土地长出金满斗五脱贫感谢共产党春光明媚千秋颂致富不忘挖井人惠风和畅万代传六大年三十辞旧岁家家热热闹闹看春晚正月十五闹新春户户团团圆圆吃元宵七瑞雪兆丰年红梅朵朵欢天喜地唱响中国梦东风迎新岁白云飘飘轻歌蔓舞放飞华夏情作者:李华
电话:18087079900

我斜着眼睛狠狠的瞪他,自从上周这家伙的钱包在公车上被人偷了之后,就开始死皮赖脸的跟着我蹭饭吃,还理直气壮的说,你站在我旁边都没看到小偷,我怎么会看到。

看着他流着口水想虾丸的样子,我真想一脚把他的脸踩成车祸现场。我咬牙切齿道:“张小年你去死吧,我已经被你剥削的身无分文了。”

谁知道这个脸皮厚的家伙,笑的一脸谄媚:“你不知道我多想死啊,曾用薯片割过脉,用豆腐撞过头,用降落伞跳过楼,用面条上过吊,可都没有死成,所以,你就行行好,请我吃顿饭,撑死我算了。”

我闭口不再理他,张小年这厮是三个月前转过来的,据说当时在我们学校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因为这厮长了一张跟漫画里美少年有一拼的脸。有女生曾眼冒红心的说,张小年就像一个天使,风吹过时,背后会呼啦啦的长出白色的翅膀。

我当时就酸的不行,这人估计是一文学女青年,天使?白翅膀?还沉浸在童话里不可自拔吧。我看张小年那厮整个一魔鬼。

那么多漂亮MM争先恐后的想请他吃东西,为什么他偏偏挑上我这个对请他吃饭没一点进取心的善良小老百姓。真是人善被猪欺。

后来,张小年这厮实在从我钱包翻不出钱了,就雄赳赳气昂昂的说:“为了补偿你这段时间的损失,走,我请你吃大餐。”

当张小年把我带到市里好的西餐厅门口时,我的眼珠子差点没掉地上,我使劲掐着张小年的胳膊:“孩子,你别吃完饭就把我扔这里做抵押。”

张小年转身上下打量我,笑的一脸鄙视,就你这小身板,恐怕连一个牛排都抵押不上。

我防备的盯着他,反正我不去,你肯定会坑我。

张小年回头看我了半天,特认真的问:“你不去吗?你真的确定你不去吗?”

我大义凛然的点了点头,宁可少吃一顿饭,也不能朝陷阱里跳啊。

张小年叹了口气:“哎,陶小淘,你肯定会后悔的。”

他拉着我走到旁边银行的取款机前,把卡插进去,输入密码,转身给我看屏幕,然后,我就睁圆了眼趴屏幕上仔细看,恨不得把屏幕看个洞出来。

“张小年,你老实招了吧,你是不是偷你爸妈的卡!”

“切,你就那点出息了。”

“那到底你哪里来的钱?”

张小年突然沉默,挂上MP3的耳塞不再理我。这厮有个毛病,就是不想说话的时候从来都是挂上耳塞,拽的二五八万似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取回卡时,我竟然看到他眼神有一瞬间的黯淡。

我闭嘴便不再吭声,随着他慢慢的走在回家的路上,这时,林飞扬骑着单车从我们眼前掠过,熟悉的白衬衫和淡蓝色的单车,那么美好,我转头看张小年,他依旧面无表情的走着。

看着他耳边银白色的耳塞,我低下头开始讲:“怎么会有林飞扬那样纯白干净的男孩诶,我好喜欢他呢!”

夏日的黄昏,种满梧桐的街道,男孩和女孩并肩走,他们的头发被风吹的荡漾起来,像飞舞的黑色蝴蝶,美丽至极。我好喜欢他呢,女孩如实说。

第二天,我听到张小年在楼下撕心裂肺的喊着我的名字时,恨不得拿拖鞋砸死他。

我嘴里咬着一个面包,手里抓着一个面包从楼上跑下来,把手里的面包塞给张小年。

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每天起的特早,不吃早餐就跑过来叫我,看到我吃早餐时又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在他把别的女生送给他的巧克力给我吃的份儿上,我就很善良的每天早上多带一个面包给他。

他边咬面包面说:“喂,我下午有篮球比赛。”

“恩。”我含糊的答应着,心想,给你加油的女生那是前赴后继的,你不会是让我穿个小吊带拿几个气球站在那里挥舞吧。

“对手是学长林飞扬诶。”

面包在我嘴里塞的使我看起来像猪头,但我硬是坚强的直着脖子问:“啊啊啊,你说的真的吗?”

张小年点了点头,挂上耳塞不再理我。

“恩,张小年,我们这么铁哥们,我去给林飞扬加油,你肯定不会怪我,哈哈!”我边咬面包边说。转头看他挂着银白色耳塞的侧脸,嘿嘿,就当是你同意了。

那场比赛,以一球之差,张小年输给了林飞扬,我站在球场上替林飞扬欢呼时,看到张小年迅速退场。

那天放学,张小年没有等我。我背着包边走边想,张小年真是小气鬼。啊,或者他不是因为我给谁加油生气呢,也许他只是输了球没脸见我而已。想到这里,我又眉开眼笑的咬着雪糕。

走到胡同口时,看到张小年站在那里,夕阳昏黄的光晕洒在他身上,他背着包靠在电线杆上,削瘦的身影。我忽然想起以前有女孩子说张小年就像一个天使,风吹过时,背后会呼啦啦的长出白色的翅膀。那一刻,我竟然真以为,张小年是一个带着忧伤降落在人间的天使。

张小年转过头看我,碎碎的头发投影在眼睛上,使我看不清他的眼睛,他说:“喂,陶小淘,你怎么现在才回来,跟乌龟似的。”

瞧瞧,这人,没一点情趣,我正想夸他几句,他就这么煞风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