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分挖掘全州少数民族体育旅游资源,海洲在诗歌里用了赌钱网站

用“百度”搜索得知“旅游资源是旅游业发展的前提,是旅游业的基础。旅游资源主要包括自然风景旅游资源和人文景观旅游资源。可归纳为人文景物、文化传统、民情风俗、体育娱乐四大类”.国家旅游局2003年颁布《旅游规划通则》也对旅游资源给出了界定为:“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凡能对旅游者产生吸引力,可以为旅游业开发利用,并可产生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的各种事物现象和因素,均称为旅游资源”.而“体育旅游资源是指在自然界或人类社会中,凡能对旅游者产生吸引力,并能进行体育旅游活动,为体育旅游产业的经营活动所利用,且能产生经济、社会、生态效益的各种因素和条件的综合”.在国外,体育资源还包括有交通状况、服务水平、品牌影响等条件。

二十余年如一梦,此身虽在堪惊。 中国论文网 ――陈与义《临江仙》
为什么不收购自己呢
上世纪90年代初春天的一个午后,我的师兄、着名诗人李亚伟来到我栖止的阁楼访酒喝。他身后跟着一位长相出格的机灵少年,手中抱着一个那时通行的猪腰子包包,面部表情不无调侃。亚伟说,这是个写诗的好兄弟,叫李还揍。我开玩笑说,名字还取得扯呢,是不是你经常出去惹事,打架势若雷霆,把人往死里整,暴打时还忍不住大吼:我叫你还揍!我叫你还揍!
趁我们二人都大笑的时候,出格少年不动声色地递给我一张名片,上写“重庆沙坪坝长江物资回收公司经理李海洲”。我一看就更乐了,这么个小年轻,就当上了回收公司经理,好玩儿。于是我们吆五喝六地进入一家苍蝇馆子醉酒,此为结交之始。那一年,海洲18岁。
再后来,我们混得烂熟,成了好哥们儿。常拿那天见面的话题打趣。我说那天很想问:你为何不把自己当作废旧物资给收购了呢?就此免不了打趣互损,机锋迭出,每每泥醉方休。
玩笑且归玩笑。岁月播迁,白云苍狗,在这个朋友互相背叛起来转若飞蓬、捷如影响的时代,还能存一份醇酒烧腊一样的感情,实在是难得。
那些把身体用旧了的成都岁月
和我见面的第二年,海洲由于人和诗歌都长得太出格,被特招到成都某部军营里。别人当兵,要么是想捞一官半职,要么是想成长为“铁血战士”,对兵器与纪律着迷,可这二者显然都不对他的胃口。
在这么坚硬的地方,海洲偏偏喜欢柔软的人与事:舞文弄墨,喜欢写诗。在军营里写诗,写得好的概率不是太高,因为很多人喜欢写大词,不喜欢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大词这玩意儿,就像深谙中药习性的人一样,必须要懂得用药并讲究配伍才行。若是搭配不当,弄出来的不仅不能治病,反而有可能害身,玩成残废。
我在《一个孤独的国王》这本诗集里,没看到他早年写诗的勾当,不知海洲是有其他原因,还是不屑于学明末清初的诗人侯方域来编个《壮悔集》,总之早年作品一星半点都没留在这本诗集里。或许早年的成都,于他来讲,诗酒流连更在于酒。虽然记忆力奇佳,但我的确记不得他那些年所写的诗作了,倒是记得他借调到《西南军事文学》做编辑时,为我编发了一篇写唐伯虎的文章,名之曰《悲伤的江南》。这篇文章被一些刊物转载,且编入了我早年的随笔集《手抄本的流亡》,应该算是海洲如今高居几个杂志总编不错的起点吧。
我想海洲一定还记得90年代初我们一千朋友,曾经昼夜在成都西门车站的一家地下酒吧,喝得昏天地暗的情形,其嘈杂颓败,宛如一群病人接管了医院。四平八稳的生活,被我们撕掉了亵衣。这些岁月,狂欢当属无疑,用我们老家的一句大俗语来说就是,鸡鸡儿都耍打脱了。但我们也得老老实实地承认:这些颓放岁月,不可阻遏地把我们都用旧了。
诗歌王国里的配伍
一首诗大词遍身,看上去政治正确,却浑然不及诗的真情实感来得惬人心意。本质上说,真正的诗歌从来不仅与宏大的歌颂无关,且与喊口号无涉。道德警察王安石说李白的题材无非醇酒妇人,求仙学剑之类,都卑之无甚高论。老实说,这世上伟大的诗人,几乎没有不是通过写这些卑之无甚高论的题材,而成就其伟大的。海洲亦无例外。
为什么大词这样不招人待见,尤其是写诗之大忌呢?你可能要问我,你所说的大词何所指?简单地说,就是20世纪着名思想家波普尔意义上的大词。这种大词表达假大空的东西,完全是些“不及物”的词汇,“不及物”让我们想起言不及义。更确准的表达就是,所言不仅不及物,更不及人。换言之,言不及人,不是所指与能指有喻隙的问题,因为这是所指与能指的关系常态。更重要的是,所指与能指的方向完全相反,这才是大词可惧之处。你被拉到相反方向去,结果你还信以为真地以为到了自己想要到的地方。
曾经,海洲写了《送魂记:献给天府之国的西北阳台――汶川地震一周年祭》,这样的题材,驾驭不好的人,写来无疑会令人生厌。时事变成政治,加上作为奶糖的抒情,写成政治抒情诗,抒情就会成为政治的奴婢。这样失败的作品,我们见得太多了。海洲这首诗里也用了“人类”“人民”“地球”“亚洲”这样无论从种属还是从地理上来看,都算是广大得骇人的词汇。但你读完后,完全不感到生厌,那是因为他的诗句并非“言不及人”,而是落到非常细节而日常化的东西中。大与小的配伍――正如他在《酒精,你好》一诗所说的“反讽押解着生活常识”――达到了一种水乳交融的和谐。
诗歌统计学中的李海洲
看了李海洲这本《一个孤独的国王》,若是我们做个游戏,让你做个猜测性的统计的话,什么语词在他诗集中出现的频率会比较高呢?我细读了几遍,终于弄清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他喜欢在一些词汇前面加上一个“小”字。
统观《一个孤独的国王》,海洲在诗歌里用了“天文学”“地理学”“传播学”这种学科性名词来装饰他的诗句,看上去“很学术”。其实他的诗句写得相当感性,充满机趣,虽然免不了受一些“知识分子”写作的影响,但更多来源于像李亚伟兄所开创并宗奉的“莽汉派”一样的天然野性。
既然海洲偶尔要玩点“学术”,我们也就不妨来戏仿一下他,用点统计学的招数来研究他的诗歌写作。这“统计学”的研究玩不到要使用“回归”与“方差”的水平,只不过是一个简略的词频统计。学者熊十力曾说,一个词如果在一篇文章中出现第二遍,就应该引起研究者的注意。事实上正是如此,再高明的写作,都有它的核心词汇。李白超迈的想象、杜甫的人生况味、艾略特的旷世荒原等等,如果我们注意搜寻的话,就不难发现他们诗歌中的核心意象。正如有一段时间“麦子”这样的词汇非常风靡,被众多写诗的人模仿,那是因为它是海子诗歌中的核心意象一样。
海洲诗作中的“小”这一饰词,从这本诗集的第二首《在天和地之间相思》中的“小叛逆”开始,到后的组诗《母本》第八首《水族之舞》的“小海妖”为止,不妨说以“小”为装饰词的句子与词组,贯穿了海洲《一个孤独的国王》这本诗集的始终。下面是从他诗作里挑出来的与“小”字有关的词组,我们来从中观察一下他到底在玩弄一种什么样的美学勾当。
小叛逆、小委屈、小风水、小型的、小寒后、小把戏、小心盘算、小风中去、小奢华、小小闪电中、一小壶蓝天、小声争吵、小兽、这小小的花妖、小新娘、小小的争执后、小感冒、小小的固执、小尾巴、小黑痣、小风、小跑、一小灌浓汤、一小部分人生、小酣后、小姨娘、小炭炉、小小失落、小海妖。
我们先来一个剔除法,把那些日常比较固定的与“小”有关的词组,如“小型的”“小寒后”“小把戏”“小心盘算”“小声争吵”“小风”“小跑”“一小部分人生”等去掉,那么像“小叛逆”“小奢华”“一小壶蓝天”等,不妨可视为李海洲用“小”字来组成的特别之诗歌意象。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如此大规模的使用,这“小”字里究竟有什么讲究?“小”字作为巡游的诗神贯注到几乎所有诗歌中,其因何在?每个人虽然都可以有自己的解释,但我认为还是引用作者的诗句,来体味其间的奥妙,比较地道。这在校勘学上可称为内在的比勘会通,谓之“本校法”。我们不要忘记海洲曾写过诗句“反讽押解着生活常识”,这句诗不妨说透露了他写诗的美学追求。你拿着这样的法子,重新解读他的诗歌,我包管你一定会得到与此前迥然不同的感受,很多地方你可以产生会心一笑的冲动来。
他的诗作里频现“小”字,就是对社会上流行的大词与意识形态的反讽,这可以反扣我在《诗歌王国里的配伍》中所批评的大词。同时也是对那些道德上装神弄鬼者――他用已经固化的“道德经”来讽刺,如对爱情与考试的作弊,悔恨的除了泪水,还有“流下父母传下的道德经”――发出的幽默之药石针砭。这种针砭不仅是拿来对付社会现象和中国生活的,甚至用来自贬自嘲。看看海洲在《枕雨书》里把他与何房子这两个像毛铁一样的男人的大声武气,称作是“电话里小声争吵”,熟悉他们的人,会觉得没有比用“小声争吵”来形容他们“通讯基本靠吼”的嗓子,更搞笑的了。
重庆忙的“死忙兄弟伙”
朋友们对海洲有很多称呼,这些称呼既是故事撰写,也是事实描述。譬如说他是重庆码头讲义气的袍哥舵把子,是沙坪坝粮食中转站站长。这些称呼当然是不坏的,但有了“官衔”,就觉得不那么好玩,还是“重庆忙的死忙兄弟伙”的称谓为恰当。“死忙兄弟伙”,除了重庆外,四川其他地区,恐怕要了解起来,都有困难,何况完全不了解此背景的外省及外国人呢?
简单地说,“死忙兄弟伙”,其义主要在“死忙”,因为“兄弟伙”的称谓遍及整个四川乃至全国,只不过它更具全国性的称呼叫“哥们儿”罢了。概言之,我们形容一个人急公好义,就是说他喜欢帮助人,肯帮忙,帮忙的高境界就是肯帮死忙。从“千金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到“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从类别上讲,似乎前后矛盾,但说的都是哪怕上刀山下火海,也要蹈义直行的人。故重庆形容你与他人的交情的高境界,也就是说某某是我的“死忙兄弟伙”。
二十年后,我刚脱离一场缧绁之灾,尚不能到外地走亲访友的时候,身兼几个杂志老总的李海洲,就第一时间来看我。与此同时,他带来一位有意思的兄弟,写了一本关于母亲的书要我写序,给一笔钱,还送一巨幅苏绣,作为写序的润笔费。这叫帮人帮得到点子上,帮得及时且有面子,这也是只有“死忙兄弟伙”才能想出的万全之招。
让我再把“死忙兄弟伙”海洲的事迹,倒叙一笔。2004年家慈在重庆医病,到后医生束手无策,建议拉回家善后。海洲当即派他两个兄弟伙文武、李鑫昼夜兼程,送我妈妈回老家。须知那时还不通高速公路,从重庆开车到酉阳有多困难,但一路安排得滴水不漏,慷慨古风亦不过如此。后来舍侄在重庆实习,钱花光了,我打电话给海洲。他二话不说,让我侄子直接到他处取钱。多年后我与侄子一起去说要还他钱,他指着我牛高马大的侄子说,有这么大个“堆堆”了,这不就是好的报答吗?后只好用酒局以谢。
2015年1月10日原定于重庆购书中心举行我的新书《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的签售会,像上次我在重庆签售《给你爱的人以自由》一样,海洲答应替我站台。后因故未能举行,才得知当天是海洲母亲七十大寿的生日,幸好未能举行,不然海洲两边奔忙,将使我惭愧不安。到得伯母寿庆餐厅,各路文朋诗友齐聚一堂,几十桌的场面,朋友众多,可以想见他的江湖高义,作为重庆“忙的死忙兄弟伙”,实在当之无愧。
我们总以为在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之中,完全能够理解海洲。其实这完全是不得体的幻象,因为你不管是否装逼,从本质上讲人都是孤独的。这世界没什么是与我们以为的一样,李海洲的诗句也是如此。我们常常震撼于高手用那么少的音符的排列组合,玩出那么好的音乐,如莫扎特、贝多芬、海顿、肖邦等。按理说,文字更加繁复多样,但文字的表现力与音符相比,是另外一种存在。海洲在汉语世界里游行,带着一些小叛逆,在孤寂中有点得意洋洋,你不妨从那些“小”字句里再次体味一番,就会觉得我言不虚。

在省内,各州市依托秀美的自然资源、丰富的民族节庆活动、多彩的民族民风,形成各地独特的旅游品牌,民族体育运动方式与旅游业的结合,使旅游更具有云南民族特色的魅力。

1.5.1实地调查和专家走访。

文山各民族多为小分散大杂居,具有浓郁民族特色和鲜明的地方特点。在千百年民族漫长成长中形成了独具特色而丰富多样的民族文化,其中蕴藏着极其丰富的少数民族体育元素,成为具有发展前景的体育旅游资源。通过对文山少数民族体育旅游资源的调查、研究,为集“老、少、边、穷、战”为一体的文山州进一步研究开发少数民族体育旅游资源提出思考。

2基本概念及研究综述

关键词:文山州;少数民族体育旅游资源;开发;研究

文山哺育了国家领导人楚图南、狂飙诗人柯仲平、文学家方友石。造就了被文山儿女引以自豪并闻名全国的“老山精神”、“西畴精神”.

在“中国期刊网”,“万方学位论文数据库”及网络查找相关文献资料,在文山学院图书馆借阅相关书籍和资料等。在查询收集资料基础上,结合实地调查走访等,进行分析,逐步形成研究观点。

1.2政策支持

时间:2016-12-09 21:35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2011年云南省第九次党代会提出全省经济发展要“紧紧围绕建设绿色经济强省,民族文化强省和中国面向西南开放重要桥头堡”的“两强一堡”战略。根据省委、省政府和文山州委、州政府对全省和全州旅游、体育事业发展提出的总体要求,结合《云南省体育旅游产业发展规划》的部署,特别是对文山州体育旅游项目的布局安排,进一步对文山州少数民族体育旅游发展作出定位,对资源进行梳理、对思路加以厘清、对开发探索研究十分必要。

2.1少数民族传统体育

1绪论

在文山境内主要民族居住区进行实地调查。赴广南、富宁县主要调查壮族、瑶族体育及琐美旅游景区开发,现山、丘北县主要了解彝族、回族和普者黑旅游幵发,麻栗坡县了解讫俺族和老山红色旅游情况,马关县了解苗族文化和体育活动形式等。同时,走访文山少数民族文化研究的专家、学者,拜访文山州体育局、旅游局、民宗局、州民委有关同志,从宏观上掌握文山体育和旅游发展的政策及可借鉴用于论文写作的主要研究成果。

1.4意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