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安澜询问敌情,明明知道我们之间没有爱情

我棒的你

核心提示:“点火后,两岸的士兵举手敬礼,士兵大都哭了。尸体烧到一半的时候,在浓烈的火光中,有一股蟒状的火焰夹杂着许多火星向天空飞去,战士们看了高声呼喊‘师长成龙上天了!’心情才得到了些许宽慰。”

时间:2016-12-08 12:07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网,作者:陈巨慧、田原畅,原题为:《戴安澜:赴缅作战光荣殉国曾与几倍于己的日军苦战》

总有人教会我们如何拥有,却没有人告诉我们该如何放弃。人其实是种很奇怪的动物,越是得不到就越想要,越是被无视就会越怕失去。我们都会说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可怕的是很多时间我们连装睡的自己都叫不醒,明知道美好的一切只存活在自己的想象力,却还要固执的欺骗自己,,明明知道他不爱你,为什么你还不肯放弃。
坚持可以让我们做成很多事情,但唯独在爱情里,并不是你坚持了那个人就会领情的选择爱你,,都说电话打了几遍没人接就不要再打了,短信发了很多条没有回复就不要再发了,对方又没有死,只是不想理你罢了,你是在没有那个必要厚着脸皮壮着胆子耐着性子攒着劲儿去打扰,他不来找你,你就别去打扰他了,也别一有什么想法就和他分享,别满腔热血说完只剩下尴尬,后他的冷漠还会让你的主动显得那么的廉价。
那一天跟以往一样熟悉的场景熟悉的画面唯独多了一个驻足心里的你–海洋。温暖、阳光、爱笑、是我认识你之后印象里的你,每天在你声音的陪伴下穿过人群开始一天的忙碌,你的声音不是好听的,但是每天的第一个嘴角上扬总是因为这样一个声音。明明知道我们之间没有爱情,明明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不会变,明明没有希望的事情也要做,明明没有结果的事情也不想放弃,我像个丧失理智的赌徒一样,在这场追逐你的赌桌上压上了自己所有的自焚,不耗到山穷水尽不罢休,从来都一腔热情,从来不怕被你辜负,再多的徒劳无功是因为心甘情愿,你没有拒绝是我大的拥有,看着你前行的身影,我从未停止过追逐你的脚步。2016年的8月11日这一天,从一个人到两个人,从一无所有到更多的拥有,一场华丽的转身让我像是拥有了全世界。我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努力吸取光芒照亮自己,只为他日能与你立于同一片天地。如果注定要分别,我还想把离别拉得长一些,再长一些,好让你能记得有一个人在你漫长的时间长廊中爬山涉水,翻山越岭,为你而来。
在某个瞬间我忽然发觉,原来你已经离我好远好远,远到我再也找不到那个熟悉的你,远到我再也感受不到你任何的溺爱,那一些我曾固执守住的记忆也慢慢的一点一点走远,那一些我刻意说要忘记却忍不住纠缠的日子好像也都随时间消失在风里,那时候的我信誓旦旦的说要忘记,其实只是故作坚强的洋装毫不在意,那时候的我始终觉得有些人即使再忙我也应该惦记。
想想到今为止做的傻的一件事,某天收到一条留言说我骗了他,,然后自己就疯狂的担心对方误会了自己,可是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了,想解释清楚但同时也害怕打扰到对方,就这样左右摇摆的心持续了十分钟,后也还是下定了决心解释清楚,,拿出电话小心翼翼的拨通了那个陌生而又熟悉的电话号码,,可电话那头给我的回应依旧是嘟一声之后紧接着: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如果我没记错这已经是我第二次犯傻了,如果说这次是因为太晚,那上一次的下午两点我该怎么说服自己,好想换个电话试试可我害怕面对。
那一刻我特别讨厌这样的自己,人究竟有多卑微,才能在被对方这样无礼貌的对待之后,还傻傻地关注,傻傻的担心,傻傻的想念。我们都累了,因为我与你只相识在一场虚拟的游戏里,,每次在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我都会抛开一切想想我们在一起时候的开心,想想你曾经给我的溺爱和在乎,但走到这里已经花光了所有的坚持和勇气。
那就到这里为止,朋友的朋友,我们后的定位,,,那一位我爱的人的爱人,麻烦你帮我照顾好我爱的人。
你的宝贝

哪位抗日名将火化时现异状 士兵惊呼“成龙上天

73年前的今天,中国远征军赴缅作战的第5军200师师长戴安澜到达缅甸同古。与印缅军第一师师长会见时,戴安澜询问敌情,对方不甚了了。戴安澜深感今后在缅对日的战斗,非由中国军队负起全责不可。

1942年3月20日,进攻同古的日军遭到了入缅以来为猛烈的抵抗,伤亡惨重。日军调整战术,派空军每天百余架次狂轰同古,丧心病狂地投掷燃烧弹、毒气弹。但是,同古防线岿然不动。

3月22日,同古保卫战进入危急关头,戴安澜已开始作坏打算。在下定死守孤城的决心后,他提笔给妻子写下了一封义无反顾而又儿女情长的绝笔家书:

“亲爱的荷馨,余此次奉命固守东瓜,因上面大计未定,其后方联络过远,敌人行动又快,现在孤军奋斗,决以全部牺牲,以报国家养育!为国战死,事极光荣……”

妻子王荷馨见到这封家书时,同时见到的还有戴安澜的遗骨。5月26日下午,在缅甸茅邦村,作战中负伤的戴安澜将军,因伤口溃烂感染光荣殉国,年仅38岁。

时光荏苒,73年后,抗战名将戴安澜的这封家书在2月14日山东卫视羊年春晚的舞台上诵读。国难当头,大丈夫慷慨赴死,为国尽忠却不能为母尽孝,保卫大家却不能保卫自己的小家的精神感动了无数观众。2月12日,到济南录制节目的戴安澜小儿子戴澄东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追述父亲的家国之爱。

戴安澜,原名戴炳阳,字衍功,自号海鸥,1904年出生于安徽省无为县。北伐时期,戴安澜的叔祖父戴端甫在广东粤军第四师任团长。受孙中山先生革命思想的感召,20岁的戴安澜在叔祖父的介绍下,于1924年参加国民革命军,初为二等兵,后进入伍生队。1925年,入黄埔军校第三期学习。

毕业后,戴安澜历任国民革命军排长、连长、营长、团长、旅长。1939年1月,35岁的他升任中国第一支机械化部队——第5军200师师长,并在同年12月的桂南昆仑关战役中一战成名,率部与敌苦战一月,毙敌6000,并击毙日军前线指挥官第5师团第12旅团旅团长中村正雄少将。

对于常人来说,戴安澜是一个声名远播的抗日英雄,提起他,总会想到他在抗日战场上立下的赫赫战功。但对于戴澄东来说,父亲殉国时,他还未满周岁,他心目中父亲的形象,是以母亲、兄姐的述说及父亲生前的日记、书信中的文字丰富起来的。

“我看到父亲日记里有一句话,他说:‘小澄儿只会笑不会讲话’,这是他对我仅有的描述。而对哥哥姐姐,他在日记里的描述很多。尤其是在父亲出去打仗以前,二哥咳嗽得很厉害,他很着急,训练之余就打电话回家问有没有请医生之类的。在缅甸打仗的时候,还惦念着给姐姐买皮鞋的事。”戴澄东说,父亲是一个感情很深的人,有一次父亲给大哥的信中说:“东儿:你对我的想念我是知道的。其实我对你们兄妹弟的想念,比你更甚呢。不过,当这个时候,只有按下私情,为国效力了。你总要这样想:你有个英雄父亲,当然是常常离别。如果我是田舍郎,那么我们可以天天在一起了,但是你愿意要哪一种父亲呢?我想,你一定是愿意要英雄父亲。”

“父亲本人会唱戏,字写得很漂亮,文章也写得非常出色,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戴澄东小的时候母亲常告诉他,父亲特别喜欢读书、学习,“我在父亲日记里看到,他当团长后,工作之余除学习数学、物理外,还学习英文,所以他后来可以跟英国人进行一般的日常对话。”

戴澄东出生于1941年,就在这一年的12月7日,妄图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日本,偷袭了美军在夏威夷的珍珠港海军基地及美、英、荷在太平洋的属地,太平洋战争爆发。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日军就占领了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香港、新加坡、缅甸等地。中国西南大后方日益孤立,从陆上和海上取得国际补给的渠道逐渐被隔断。中国和英国签订《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成立军事同盟。

此时,第5军奉命出国作战已酝酿多时。200师接到入缅动员令后,师长戴安澜表示,一定要痛击倭寇,扬威海外。1942年元旦前,200师到达与缅甸山水相连的云南保山,等候入缅的命令。但由于英方的反反复复,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的时间被一再推迟。戴安澜只能令驻扎保山的200师加紧军事训练,加强纪律教育,组织军官队集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