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没说我的理由,世界便没有复杂

雪夜,为世界唱一首情歌

可我就是喜欢听别人讲故事啊

时间:2016-12-03 14:13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时间:2016-12-04 09:08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卫伟 今日小雪。
昨天聊到很晚,睡意全无。依稀中,竟不知何时恍惚入梦。晨起,拉开窗帘,惊呼飞雪漫天。
终于下雪了!这是今冬的第一场雪。飘飘洒洒的雪花,静默而从容。
生在天寒地冻的北方,打小时候儿起,就喜欢雪。要是冬天没有了雪,便少了许多景致和乐趣,总觉得少了一些重要的元素,整个冬天也便淡了许多味道。
在我的印象里,下雪的冬天是唯美的。层层叠叠,错落有致,或远或近的雪景,天然雕成,粉琢玉砌,千姿百态,几乎没有重样儿的,总让人深深迷醉和留恋。那样的冬日,有画的美感,有诗的空灵,有歌的悠远,也有酒的醇香,是大自然赐予北方珍贵的礼物。因为有雪,北方的冬,才有了无与伦比的明媚与妖娆。因而我也总是庆幸,今生今世,能够生长在北方的土地上,年年享受冬雪带来的愉悦和欣喜。
而童年的冬天,似乎总是和雪人儿有关。憨态可掬的雪人儿,胖乎乎,圆嘟嘟,大大的草帽,鲜艳的围巾,红萝卜的鼻子,煞有介事的扫帚,凝结了多少儿时的回忆,融化了多少缤纷的梦想,萌发了多少嫩绿的故事啊!可惜长大了,没有了一群穿成小笨熊一样的孩子们,一边搓着冻红的小手,一边哈着热气,在空旷的场地上兴致勃勃堆雪人的情景与闲适,有的只是被世俗不断地煎炸蒸煮炖熬炙烤,时时冒着成熟之气的伙伴们在现实生活里的匆忙与无奈。对于雪带来的纯粹与惊喜,常常也只能遥远地回想,奢侈地憧憬。
如今又见雪来,顾不得精心梳洗,仿佛怕是错过了千年的约会,情不自禁冲到屋外,站在片片欢快飞舞着,羽毛一般洁白的雪花里,张开双臂,仰起头,以庄严的姿势,和虔诚的心态,迎接天地间圣洁的洗礼。此刻,我只管尽情沐浴着一丝丝纯净的恩泽,让广博至深的天地大爱,一点一点地,浸润着我那因长年累月奔波于生计而干涸枯萎的心智。突然地,埋藏于心中那一份久远的情愫,便在一瞬间被唤醒。我看到了自己,一个真实的,没有丝毫伪装和戒备的,原原本本的自己。
回首茫茫来路,这一年有太多的纷纭世事可供圈点。人生,总在不经意间,将红尘中的苦辣酸甜浓墨重彩地推到台前。在变幻莫测的俗世之间,我,一个被烟火之气熏染的人,如何能够彻彻底底地超脱于凡尘之外呢?都说你若简单,世界便没有复杂。其实不然。怕的不是你不简单,而是你以白纸一般的简单左推右挡,怆然应对五颜六色,繁乱无章的复杂。以青石之顽,应对瞬息万变,以纯元之气,应对浊浪滔天。
人祸,大于天灾。
然,纵使如此,我始终相信: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但凡世间之事,无论善恶,皆终有因果。我要做的,只是保持内心的清明。不为外界所扰,不为迷津所惑。因为我知道,人若善良,天必佑之。只要真诚地付出过,回报不过是早晚的事。你在这里失去的,上天必会在那里予以补偿。
何况,即使再聪明,人算终归不如天算。何必绞尽脑汁,机关算尽?到头来,不过是落得个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中午时分,雪越下越大。忽听门外人声嘈杂。
“多少年都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啦!” “足有一尺多厚呢!”
“不止啊,我看足有30了吧,不信拿尺子来量量看!”
“哦,你们快看,咱们院子里的石桌上,放着一个雪白的大蛋糕呢!蘑菇,还有几个小蘑菇呢我还没说我的理由,世界便没有复杂。!”
“吃货!就光想着吃,你先吃一个我们瞧瞧!”
“哎,别急别急,让我先拍一下照留个纪念!” “快发朋友圈儿!”
“哎,这天气,一起去吃火锅倒是不错!谁去报名速速!”
就在大家七嘴八舌对突降的大雪议论纷纷时,平时少言寡语的一位朋友,则惦记着自家院子里搭建的棚子被积雪压塌,急匆匆冒着纷飞的大雪,一路步行十几里赶往家中一看究竟。
天很冷,雪还在飘。无拘无束,无遮无拦。雪不说话,但是她有着独立的精神,思想的自由。
路上,几乎没有行人。车辆也匿迹了。真可谓“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如镜的湖面,早被厚厚的积雪掩埋。岸边,一叶孤舟横卧水面,裹着棉被一样的雪,沉静而凛然。一片苍茫之气,笼罩在天地之间。远处迷蒙,模糊,飘渺。近处能见的,一切景物也若隐若现,似在一轴徐徐展开的清浅的水墨画里静默而立。
站在原野里看雪,我忽然有了一种全新的感悟。洁白的雪会覆盖一切,但绝不会永远隐藏真相。严寒的冬日,雪会成冰,但终会消融。须晴日,雪化雾散云开,任何事物本来的面目,自会大白于天下。
今生为人,而不是别的什么生命,自降生的那一天起,就注定要在熙熙攘攘的人生舞台上,准确定位自我,认真把控角色,朝夕苦练本领,寒暑不怠,而且唱念做打一样也不能含糊。无论生旦净末丑,要想出彩,任谁都不能偷懒。所谓捷径,不过是自欺欺人。
走了很久,磨破了脚,累弯了腰。笑过,哭过,痛过,忧过。希望还在,明天会好。目标还在前方,总还要继续赶路。为什么不能坚信,冬天来了,春天就会不远呢?是的,每一个季节的结束,同时也标志着另一个季节的开始。大自然的节拍,总不会错。就像今天,适逢丙申年的第20个节气“小雪”,果真就纷纷扬扬下起了雪。如此诚实守信,不得不令人心生敬畏。
已过不惑,才终于明白:平常的人,过平常的生活。朴素的愿望,才真切可靠。一家老小,一日三餐。在周而复始不断轮回的四季里,各自劳作生息,淡然欢喜,平安知足,便是人生的赢家。
除此,夫复何求?
妹妹打来电话,故乡的雪下得很大。人们来往出行已受到严重影响。然,终归是会有办法的。这也不过是老天爷对人们的小小考验。无穷的智慧,便也在新情况不断出现的积极应对中产生。老妈电话里迷迷糊糊说大雪封门,大人孩子都已经早早地钻进暖烘烘的被窝,悠哉悠哉地做着香香甜甜的美梦。性格豪爽的老公和朋友们雪夜围炉,胡吹神侃,嘻嘻哈哈地推杯换盏喝了点儿酒,一为消遣,二为御寒,三为增进感情,互相之间道兄长言弟短,自得其乐。接着眯着眼睛摇摇晃晃地倒在床上蒙头便睡,这会儿早已经是鼾声四起。
而我,则孤灯一盏,于万籁俱寂之中,秉烛夜读,轻敲键盘,将如许感悟诉诸文字,记下这生动的点滴。在这个难忘的冬夜,将温暖绵柔,细腻精致的小小情怀,借助一个一个方方正正,内涵丰富而感情饱满的中国字,缓缓地,一一向你倾诉。
就当是,我唱给这个世界,质朴,也动人的情歌。
并且,以此为媒,搭载我深沉而美好的祝福,祈愿我的至亲至爱,好友亲朋,以及天下所有的众生,冬日安好!
卫伟。2016年11月22日。农历丙申年十月二十三日。于古原农家。

辞职已经两个月了还没找到工作,不敢跟家人说,卡里只剩下6百多元,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接下来的一个多月。实习的老师们今天纷纷在朋友圈转发了一名记者的轻松筹,几乎没有考虑就想捐一个小爱心,虽然自己本身也穷的不要不要的,但自己还是可以想其他方法。

记者在我心里一直是神圣,虽然在当今社会利益化下其职业掺入了稍些杂质,但记者的地位在我心里仍不可动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