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振兴首先是经济振兴

高校科研院所“供给相对丰富”与区域企业“需求明显不旺”并存,创新人才“流出严重”与科技成果“本地转化率低”并存,“有人找不到用武之地”与“有用武之地找不到人”并存。“三个并存”被视为阻碍东北振兴的三只拦路虎。如何突破这个围城?

一月,我遇见你你从远方走来带着黎明的晨曦携着日落的余晖还有那一轮皎洁的月但我渴望啊你带来的是一场风雪让我再次感受到你的凛冽纵使刺骨,纵使饕虐也不惧渲染上你的色彩一月,我遇见你在异域他乡的夜里在12点的钟声响起在铺着绵密奶泡的卡布奇诺中咖啡的味道把玻璃隔离泛黄的树叶舞动起风的旋律临窗的情侣眸子里透露着甜蜜此刻的风是暖的人是暖的就连观望你时呵出的薄气都是暖而柔美的

近日,由东北大学与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联合成立的东北振兴研究院,召集东北地区高校及科研院所负责人,就东北如何吸引、留住人才,促进科技成果转化进行了深入探讨。与会专家认为,东北振兴首先是经济振兴,但单从经济角度来抓振兴,这个振兴很难长久。只有尽快遏制住创新人才和科技成果“双流失”,东北振兴才能持久。

“双流失”长期并存

“在辽宁,除了沈阳、大连这样的城市,其他地级市想留一个二本毕业生都难。”东北大学校长赵继说。大学生如此,专家学者也不例外:辽宁某大学,20世纪90年代中期到2008年间,流失了204名教授;吉林某科研院所,2014年年初至2016年年初,流失了11位高端人才。

比“人才流失”更严重的,是东北地区大量“科研成果外流”。东北有中科院沈阳金属、大连化物、长春光学等一批国家级科研院所,有哈工大、吉大等一批国内知名的一流高校。然而,它们的科研成果有70%到80%没有在本地转化。

“金属研究所是做钢铁起家的,尽管我们有许多好技术,但确实大部分没有落地在东北。”中科院沈阳金属研究所副所长张健说,“原因很简单,就是南方各种资本结构比较活跃,决策快,投资也快。”

中科院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党委书记、副所长邹泉清也坦言,从1948年建所到现在,研究所的科研成果很少在吉林省包括东北落地。“我们和山东一个企业在十几年前建立了一个公司,当时企业就给我们50万元的科研经费投入,而到目前为止,他们的年利税总额已经达到50亿元。”

在东北,“科技成果本地转化率低”与“人才流失”长期并存,而且互为因果,很多人才都是随着科技成果一起南下。“吸引、留住人才表面上看是科技竞争,其实质是机制竞争,有好的机制才能留住人才。”赵继说,机制创新的关键是出台捆绑性的东北振兴人才专项政策,对现有的人才政策进行整合。

东北振兴首先是经济振兴。完善科技成果转化全链条

“我在华南理工大学当校长时,企业家等在办公室外头,希望学校的成果能够转化。到了吉大,基本看不到企业家。”吉林大学校长李元元表示。

东北高校科研院所的成果之所以不能在本地转化,首要原因是体制机制阻碍。东北地区是国企重镇,市场化程度不高,民营经济发展不充分,科技与经济发展融合不够。由于体制机制问题,在与科研机构合作或购买科技成果时,东北国企先考虑的往往不是合作或成果本身的实用性和潜在价值,而是将风险防范放到第一位。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周放生强调,东北经济要冲出重围,就要大胆鼓励试错,鼓励突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