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的远足里,困倚在秋千架

笑语喧哗,墙内甚人家?度柳穿花,院后那娇娃。媚孜孜整绛纱,颤巍巍插翠花。可喜煞,巧笔难描画。他,困倚在秋千架。

柳絮漫天飞的一天,我把几张明信片投进了邮筒,分别寄给了上海的童童姐妹、四川的古姑娘、广东的徐宇和慧慧、青岛的谢圈圈还有武汉的小雨和璐璐。他们都是两年前在一次演唱会上认识的朋友,之后每天都会在微信群里天南海北的神侃,话题早已不止是共同喜欢的欧巴,但也一直联系到了现在。趴在桌上写地址的时候同事还调侃我说,这年头还有人用这么古老的方式联络感情真是新鲜。其实每次给朋友寄明信片,一点也不确定是否能收到,只是想把旅行中的风景和文字分享给他们。
中国论文网
因为工作的原因,每天都会刷各种旅行公众号和知名旅行博主,看他们的旅行故事,可是没有任何记忆点,过了就忘了。
其实,那只是别人的旅行。
不了解我们工作性质的朋友总会说:哎呀你的工作真好能到处出去看看走走,每一次出去工作都去旅行。
其实,工作和旅行不一样。
身边不少爱旅游的朋友,不是走了大半个中国,就是走了小半个世界。在我看来,他们的旅行只是朋友圈里的照片。准确地说,没有故事的旅行只能是旅游。
其实,旅行和旅游不一样。 那么,你想要的旅行是什么样的?
朋友小雪的概念里,景点和风景可不是等号。她喜欢用双脚丈量陌生的城市。在她的旅行里,有某家民宿院子里树下的餐桌,有路边一家寂寞的酒吧门口晒太阳的小猫,有水乡河边洗菜的大姐……大学时候的一个冬天,小雪从内蒙古给我寄来一张照片,照片里是她坐在乌兰察布某个小村庄的半截土墙上,背后还附着一段话:“姐们儿,坐在长城上还是挺让人感慨的!背后就是山西大同,我先去吃碗刀削面,放假回来再告诉你味道。”后来不管是金灿灿的额济纳还是水墨徽州,小雪的旅行里没有景点,只有风景和故事。
能用双脚丈量的,就是小雪想要的旅行。
朋友刚哥的旅行全部在他的镜头里,面对风景他格外的有耐心。从茶卡盐湖的星空到冬日青海湖畔起舞的天鹅,从可可西里迁徙的藏羚羊到布哈河逆流而上的湟鱼……给我太多看不到的风景。不仅如此,刚哥的镜头里车站的行人、寺院里虔诚的朝拜者感觉都是他旅行里的故事。果然一张美图胜过无数深情款款的文字描述。拍照的核心技能是审美,一个审美观良好的人,旅行中总能看到更多的故事。很多人觉得自己天生不会拍照,可是他们自拍起来都挺好看。为什么呢?因为自拍的他们会不断调整角度,不断试拍,不拍出自己拿得出手的样子誓不罢休。可惜对待眼前的风景,他们却没有这份耐心,只是拿起手机、相机比划一下,匆匆而过。刚哥用他的耐心,让旅行里的每一次快门都像是在讲故事。
能用镜头讲故事的,就是刚哥想要的旅行。
很多人似乎对旅行存在一个误区,认为非得走多远、非得跨个省出个国才算得上旅行。其实不管远近,有故事就好。我的旅行都在近的地方,似乎对生活的这片土地有特殊的情节,尤其是看到湛蓝的湖泊、雪山草原还有寺庙的时候就变得燃点满满。去多少寺院、看多少遍草原雪山都不觉得厌倦。回来后花很多的时间慢慢回味,把旅行整理成一篇详略得当的文字,把更多篇幅留给心中的风景,丰富它的细节。也许是一篇丽华体、或是一首诗。然后把这些文字写在明信片上,寄给远方的朋友。
能和别人分享的,就是我想要的旅行。
不管你是否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旅行,总有让你无法忘怀的一次邂逅。
(作者系西宁广播电视台文化先锋频道《一起去旅游》节目编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