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地方的法院仍在纵容法官在结案率问题上弄虚作假,女性主义 任


要:程朱理学的盛行,导致了明清两代对女性地位前所未有的压迫。但是即使是在这样的社会大背景下,也存在着一些相对而言为妇女申辩的文学作品。其中,“三言”“二拍”为代表的一系列短篇小说成就尤其突出。由于“三言”“二拍”中有着大量勇于冲破封建制度的牢笼,敢于追求爱情的女子,因此在女性主义文学史上也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该文运用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观点,从婚前、婚内、婚后三个方面,着重探明“三言”“二拍”中蕴含的女性主义表现。
中国论文网 关键词:“三言”;“二拍”;女性主义 任[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17-0-03
明朝,可以说是我国古代女子地位到达冰点的时期,程朱理学的压迫,使得“人”的各种欲望都被关进了理学的牢笼,更不用提从古至今都被视为男人附属品的女子了,显着的一个压迫女性自我意识的特点就是贞节牌坊在民间的流行。然而,即使是在这样的大社会背景下,在文学作品中依然存在着一些不同的声音,明代白话短篇小说,流露出“以情反理”的倾向,显着的文学作品,莫过于“三言”“二拍”等一系列关于女性与家庭的故事,例如《白娘子永镇雷峰塔》,渗入了民主思想、重商意识以及强调“知己之爱”的新爱情观。那么在“三言”“二拍”中,都有着怎样具体的女性主义表现呢?
一、婚前――尊重与爱慕
古代女子崇尚三从四德,自古以来似乎从来都没有获得过真正的自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连基本社交都被限制在了小小的闺房内。她们接触的,只有自己的亲人,连外戚入内也要回避,在这样的情况下,女子似乎从来没有体会过被陌生人尊重爱护的感觉,更不用提一个陌生男子对自己青眼有加并且尊重体贴了。
在《醒世恒言》卷三《卖油郎独占花魁》篇中,“花魁娘子”莘美娘的爱情,便是收获了一份起码的爱慕、尊重和体贴。秦重对美娘的爱,与其称为爱恋,倒不如说是爱慕。他把美娘当作一个和自己一样具有平等人格的女性来尊重,交往中给她温暖,体贴她、关心她,真心地喜爱她,原着中有这样一段情节:“却说美娘睡到半夜,醒将转来,自觉酒力不胜,胸中似有满溢之状。爬起来,坐在被窝中,垂着头,只管打干哕。秦重慌忙也坐起来。知他要吐,放下茶壶,用手抚摩其背。良久,美娘喉间忍不住了,说时迟,那时快,美娘放开喉咙便吐。秦重怕污了被窝,把自己道袍的袖子张开,罩在他嘴上。”[1]描写的是美娘和秦重的相处的第一晚,美娘喝醉了秦重对她百般的照顾。受够了衣冠子弟凌侮作践的莘美娘,突然间有这样真情的男子对自己关爱有加,在鲜明的对比下她的内心泛起了汹涌的波涛:“相处的虽多,都是豪华之辈,酒色之徒,但知买笑追欢的乐意,哪有怜香惜玉的真心。”[2]于是答应了秦重的追求,并嫁给了他。“秦莘婚姻不靠门第不靠财产,不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靠功名和地位,靠的只是一片真心”[3],而这真心的前提是男子对女子起码的尊重与照顾。“男人不再依靠外在条件买得女人的献身,女人不再为外在条件献身或拒绝献身所爱的人。”[4]可以说在这篇白话短篇小说中,已经具有了超越当时的现代婚姻观念和性爱意识。
二、婚内――对失节的同情
虽然“三言”“二拍”中对于女性保持贞节也持赞同态度,认为女性在婚内只能从属于丈夫一人,若是婚内恋上他人,那就是连她的家族都要被人戳脊梁骨的。可是在表达这样的封建社会所谓的正统观念时,却也隐约透露着对失节妇女失节的辩解与同情。
《蒋兴歌重会珍珠衫》中,王三巧先“失节”陈商,后改嫁王杰,作者认为虽然王三巧没有恪守贞节,但是她的失节是可以被谅解与同情的。作者虽批评了她的错误,以“妻还作妾亦堪羞”的结局惩罚了她。但却写出了她本质的善良,写出了她“失节”的各种客观原因。[5]而与之对比,《水浒传》却把王三巧塑造成为一个十恶不赦的淫妇形象。作者在文章开始,不断地渲染王三巧与蒋兴哥之间的感情有多么深厚,在蒋兴哥外出后她也像所有的正统女子一样恪守贞操、自尊自爱,在王三巧遭薛婆暗算后,到蒋兴哥休妻前,作者对王三巧的描写还是略微有些贬义,虽然如此,却也仍然借蒋兴哥的口表达出了对她的同情,以及因暗算而失节的体谅,尤其值得一书的,是蒋兴哥遇到祸难后她不忘旧情,极力援救的情真意切。蒋兴哥与她的重修旧好,使本篇蕴含着对贞操观念由犹到破除的新思想,表现了不同于“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进步意识,也表现了对不幸失身妇女的同情和谅解。“你道三巧儿被蒋兴哥休了,恩断义绝,如何恁地用情?他夫妇原是十分恩爱的,因三巧儿做下不是,兴哥不得已而休之,心中兀自不忍,所以改嫁之夜,把十六只箱笼,完完全全的赠他。只这一件,三巧儿的心肠,也不容不软了。今日他身处富贵,见兴哥落难,如何不救?这叫做知恩报恩。”[6]蒋兴哥在休妻后,将十六只箱笼完完全全地送给了王三巧,在封建社会,离婚就是对一个女子大的羞辱,作者描写蒋兴哥把箱笼给王三巧,初步表现出了他的进步意识和男女平等意识。
虽然“三言”总体来说,还是尊崇着程朱理学“存天理,灭人欲”的基本观点,赞成妇女的“三从四德”,从一而终,为丈夫守节,但与此同时,作者又似乎对女子守节有着十足的疑虑,认为守节守不住也是情有可原的,是可以被谅解和同情的。这种矛盾的心理在《况太守断死孩儿》中邵氏的塑造上非常典型。很多人在读完这篇文章之后,都觉得这就是一篇劝诫女性“守节”的教化文章,但是实际上作者的意图却在于说明“孤孀不是好守的”[7]。邵氏丈夫去世时,她才二十三岁,便“立志守寡,终身永无他适”[8]。即使是家人劝说,她也绝不改嫁,可以说是明代很多贞节烈妇的选择,是一名典型的“节妇”。起初她对得贵也是拒于千里之外,后却“俏邵娘见欲心乱”[9]也实在是由于年轻气盛,得贵又是虎狼之年步步紧逼,邵氏难以控制潜意识时不时萌动的对情欲的渴望,这种渴望使她一旦遇到“人欲”的挑战,就忘记了“妇道”,听从情感与生理要求行动了。作者嘲讽的是邵氏前后不一的言行,对独居的孀妇生活有着发自内心的同情。
三、离婚――平等的地位
谈及和离,很多人都认为古代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只有被休妻的份,没有主动提出离婚的说法,“夫有再娶之矣,妇无二适之文”。世人皆晓“七出”“三不去”,甚至认为“三不去”已经是对女子大的宽容,可是却鲜有人知妇女也能主动提出离婚,在离婚后获得应得的财产,更可以获得孩子的抚养权。虽然这种现象极为少数,但可贵的是“三言”“二拍”将其记录下来,也算是对当时世人脑中固定观念的一种冲击。
《李将军错认舅,刘氏女诡从夫》就展示了一段由妻子主动提出离婚,并且获得了孩子的抚养权的故事。富商王八郎因为想要娶一个妓女为妻,不断地对自己的原配妻子找茬,为了赶走妻子他不断地无缘无故地责怪她。王八郎之妻在发现自己丈夫的不正常之后,便开始盘算着离婚,她先是忍气吞声,以孩子年幼为借口留在王八郎身边,实际上私下里已经在为自己离婚后的生活作打算,直到王八郎带着妓女住在了家宅附近,她才开始真正采取行动,先是变卖家中财物引起王八郎的不满,当王八郎想要赶走她时,她乘势提出到官府和离,义正言辞地在公堂之上说道:“丈夫薄情,宠娼弃妻。若留女儿与他,日后也要流落为娼了。”[10]如此便名正言顺地获得了女儿的抚养权。在离婚后她自力更生,先买了一套房子和女儿住下,做了些小生意,后非常体面的给女儿办了婚事,如此有才干有魄力有智慧的女性,不仅证明了女子也能有自己生活的智慧和能力,不再是男人的附属品,可以追求自身幸福,而且还显示出作者对女子经济能力的肯定,对家庭中不平等地位的反抗意识。
还有一类女性,在生不如死的婚姻中有自我主见,并且敢于实施,勇敢地逃离。《张溜儿熟布迷魂局,陆蕙娘立决到头缘》中的女主人公陆蕙娘就是这样的典型,她的丈夫十分狡猾,利用她的相貌去诈骗别的男人的钱财供为己用,蕙娘屡劝不听,甚至在劝说之后还招来了丈夫的责骂。在这样的家庭中,蕙娘与所谓的正统女性的反应截然不同,她选择了用将计就计的出逃来反抗丈夫的专制。但也不是随便挑个谁就嫁了,蕙娘还有着自己的一套方式,“倘然遇着知音,愿将此身许他,随他私奔了罢”[11]必得是此生知音才好,即蕙娘的内心也是渴望着尊重与平等的婚姻关系的。在灿若对她一见钟情并且痴心一片的情况下,她也保持冷静地先思考了和他出走的成功率有多大,能否彻底逃离张溜儿,在一番细心的查探后,才终于决定了与灿若私奔。凌�鞒醵哉馕焕肟�品质恶劣的丈夫另结良缘的反叛女性不仅没有任何谴责,反而给予热情歌颂:“女侠堪夸陆蕙娘,能从萍水识檀郎。巧机反借机来用,毕竟强中手更强”。[12]
四、其他――享受教育
在“三言”“二拍”中,女性除了在婚姻中有一些初步的平等意识的表现,在其他方面也颇有突出特点。例如《苏小妹三难新郎》中描写了苏东坡的妹妹苏小妹这一非常有名的文学形象,她从小耳濡目染自己的父兄吟诗作对,因而也有了一定的才学积累,甚至在某些层面上比苏东坡还要有天赋。苏小妹十岁便能“不待思索”依韵续完父亲的诗,且所续词意俱美。因而其父感叹道:“可惜是个女子!若是个男儿,可不是科制中一个有名人物!”[13]并且在之后非常开明的让苏小妹研习诗文,“不复以女工督之”[14]尽管这些都是文学作品中为了艺术表现而添油加醋的描写,但是出现在明代“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时代背景下,家中父兄能够允许她研习诗文而不问女工,是与社会现实非常格格不入的。尽管如此,作者也仍然将其表现出来并且对苏小妹大加赞赏,可见冯梦龙的思想中多多少少有着一些女性主义意识。“聪明男子做公卿,女子聪明不出身。若许裙钗应科举,女儿那见逊公卿。”[15],在《苏小妹三难新郎》结尾处出现的这样一首诗,既总结了苏小妹这样一个胜似男子的女性形象,充分肯定了她的才能和智慧,又与文章内容相呼应,从应试、参政的角度触及到男女地位上的不平等现象。
五、结语
明代是中国封建社会商品经济空前发展的时代,正是因为经济的发展,才引领了市民阶层思想观念的解放。虽然在整体上仍然保留着封建社会的糟粕,并且在宋元以来程朱理学的影响下,对女性的压迫到达了冰点。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时代的进步,一些打破世俗的观念正在逐渐萌芽。这种守旧中透露着革新的萌芽,也正是孕育“三言”“二拍”的土壤。“三言”“二拍”中所体现的女性主义意识,虽然与真正的男女平等观念还有着一定的差距,但已实属难得,在明代的一系列小说中,可以称得上是女性的美好品质的集中表现了。
这是一个值得讨论的现象,在当下社会,有些影视剧作品仍然消费着封建社会残留的糟粕,甚至在当下很多号称“新新人类”的女性眼中,到了一定的年龄不结婚生子就是一个失败者,或是认为自己作为女性天生就该平平静静地相夫教子。反观“三言”、“二拍”中众多的前卫女性,真是对当下现实的一个强烈的讽刺。现代社会的女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存在着这样一丝“内在的殖民化”,即维护着男权中心地位的,恰恰是我们女人自己。或许这些传统文化中的糟粕根深蒂固不能根除,古典文献中已经成型的文字也无法改变,那么目前能做的,只有不断地加强女性主义教育,提高女性的受教育程度,让女性们自己从思想根源上站起来,并且发动男性参与,改变女性地位,获得与男性真正的平等。
注释: [1]冯梦龙.醒世恒言,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
[2]冯梦龙.醒世恒言,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
[3]《“三言”“二拍”所显示的男女平等意识》,王引萍,西北民族第二学院学报,2000年第1期.
[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第79页.
[5]《“三言”妇女描写之我见》,王引萍,西北民族第二学院学报,1997年第3期.
[6]冯梦龙.喻世明言,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
[7]冯梦龙.警世通言,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
[8]冯梦龙.警世通言,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
[9]冯梦龙.警世通言,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 [10]凌�鞒踔�.二拍
初刻拍案惊奇.北京:中华书局,2014.10. [11]凌�鞒踔�.二拍
初刻拍案惊奇.北京:中华书局,2014.10. [12]凌�鞒踔�.二拍
初刻拍案惊奇.北京:中华书局,2014.10. [13]冯梦龙着.古典文库
醒世恒言.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15.09. [14]冯梦龙着.古典文库
醒世恒言.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15.09. [15]明)冯梦龙着.古典文库
醒世恒言.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15.09. 参考文献:
[1]冯梦龙.醒世恒言,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
[2]《“三言”“二拍”所显示的男女平等意识》,王引萍,西北民族第二学院学报,2000年第1期.
[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第79页.
[4]《“三言”妇女描写之我见》,王引萍,西北民族第二学院学报,1997年第3期.
[5]冯梦龙.喻世明言,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
[6]冯梦龙.警世通言,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 [7]凌�鞒踔�.二拍
初刻拍案惊奇.北京:中华书局,2014.10. [8]冯梦龙着.古典文库
醒世恒言.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15.09.

据报道,一年多未要回8万余元拖欠工资和补偿金的文建平和刘长荣,他们先后两次申请劳动仲裁并胜诉,涉事公司拒不执行;他们又两次向河北承德县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却因“结案率考核”,两起执行案被莫名撤案或中止执行。

几乎每一年的后两个月,都会有“年底不立案”新闻,尽管高法一再下发通知,“坚决杜绝年底前不收案”,有些法院和法官仍我行我素,我们还敢将公平正义托付给它们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