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0一七年一月一日作于成都市郊 三道堰别院,有一天我却发现

风往北吹,从此爱上南墙一去不回

鸡 年 抒 怀敬 之
金鸡啼晓鸡年到,神州处处传捷报。闲庭信步咏榆晚,老叟惬意抒心潮。行云草笺喜霞光,文坛耕耘现佳兆。着作珍藏文学馆,弘扬文化千古昭!
二0一七年一月一日作于成都市郊 三道堰别院

时间:2016-11-19 11:14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曾经以为,爱情是人生的全部,然而有一天我发现,那只是我浪费了多光阴的一部分;

曾经以为,爱上了,就不会寂寞;然而有一天,我发现,寂寞还是爱上了我;

曾经以为,爱上了你,我可以全身而退;然而,有一天我却发现,我退的满身伤痕。

心就像一张纸,在上面写啊写;

可是一张纸又不能翻页,于是对着一下,继续写;

可是不久又写满了,再对折,心就这样被折的好多的棱角,好多的伤痕,过往的种种抹不去,擦不掉;

但是就这样的沉积,到后不知道折了多少次,只剩下小小的一块,只能写下一个人的名字而已;

于是,那个人就是你……

人间的事往往如此,当时提起痛不欲生。若干年后,也不过是回忆一场,我们终将从故事里的人变成讲故事的人。时光让彼此之间渐行渐远,所谓的刻骨铭心只是红尘往事中一缕轻烟。所谓的一生一世,只是搁置在心灵深处的一个空白。

就像一枚富红的苹果,被咬了一口,在空气慢慢变黄,直至腐烂。再美不过的初相遇,也会随着指尖的流沙,忘记初见时的怀念。

你在黄昏是悼残晕,我在花开时念你,也不过是雾里看花,秋风扫过落叶零落成泥的灰烬。

那年,我曾读过这样一个故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