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由于购买首套房的刚需群体中包括住房困难户,当公布官员手机失去实际效用

更由于购买首套房的刚需群体中包括住房困难户,当公布官员手机失去实际效用。上海提高首套房首付比例,从短期来看确实会影响到外来居民的购房刚需,但也有助于改变市场普遍的看涨预期,促使房价回归温和走势。

近日,四川省眉山市《眉山日报》公布了两区四县的四套领导班子共152名官员的姓名、职务和手机号码,有网友称这是在作秀。

10月28日晚间,上海和天津两个直辖市政府不约而同发布进一步收紧房贷的政策。这意味着,继今年9月底10月初各地推出限购政策后,从进一步收紧房贷入手,压住房价涨势,已成为下一阶段我国房地产调控的一个重要方向。

据资料显示,利用媒体平台公布官员手机号码的不只四川眉山,长沙、承德、南京、昆明、西安等地都先后公布过各级官员的相关信息。它们“产地”不同,结果却颇为类似: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少电话常无人接听或无法拨叫,热线“降温”成“冷线”。在昆明,每次报纸刊登官员电话,都会无一例外地被市民抢购一空,这说明人们对于官员主动联系群众的肯定和欢迎,现在热线成“冷线”,网友不满是很正常的。但就此质疑官员作秀,恐怕也有失偏颇。

此次沪津两地推出的限贷政策,都大幅度提高了首套房的首付比例。上海规定,首套房申请商业贷款的首付比例不低于35%,天津则将这个标准提高到30%。而所谓首套房,按照上海方面的解释,是居民家庭名下在本市无住房且无商业性贷款或公积金住房贷款记录。按照这个规定,哪怕是住房困难户,都算是已经有住房,如果购房,只能按照二套房政策来执行更高的首付。

首先,官员手机不在线未必就是干部不在岗,城市人口众多,领导干部的工作也是千头万绪,指望领导干部以一顶百,一言九鼎,迅速解决各色人等形形色色的问题,既不现实也不符合工作程序。据了解,在电话公布初期,一把手接到的电话多是上访、举报电话,此种意见领导干部显然无法判定其真假,要交给有关部门去处理;而领导干部在开车、开会等不方便期间,要求其来电必接恐怕也是强人所难。因此,当公布官员手机失去实际效用,日渐沉寂也就不难理解了。

上海新公布的这一限贷政策,在市场上引起了很热烈的议论。首套房购买者通常都是刚性需求,因此,上海也被认为首次将调控目标对准了刚需,而受到舆论非议。更由于购买首套房的刚需群体中包括住房困难户,要求他们在购买首套房时一次性拿出35%的首付款,难度太大,其购房计划无疑只能推后甚至放弃。在以往的楼市调控中,政府历来强调满足刚需,而此次上海、天津推出的房贷新政却不再顾及刚需群体,这是否显示了一种政策上的重大转向?

其次是手机的定性问题。一些政府部门专门为公务人员配备了公务手机,希望将这些国家资源用在紧密联系群众的工作上。但一个人配备两部手机,忙于应付不说,热线成“冷线”,既白白浪费公共开支,也易造成言而无信的不利影响。若是官员的私人手机,要求其24小时开机接电话,工作之手从公共地带延长到私人空间,则影响到官员的个人生活和隐私,有强力介入之嫌。况且,在骚扰电话、诈骗电话此起彼伏的年代,普通人都直接挂掉不熟悉的电话,那么,公布官员手机很可能徒具观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