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经过卵、幼虫和成虫三个不同时期,却不堪仙山寂寞

那时,月华如水,桂染寒秋泣香露。那时,管弦天下,浓墨绘扇说风雅。初见你时,你微拢薄纱,遮掩了你清冷的容颜,杨花无影,月色清明。只是一曲玲珑,便让我决定,为你倾尽柔情。时正中秋,我折下一支玉桂簪于你的发髻,感叹嫦娥后羿的万古悲凉。你浅笑不语,只是问我,若你离去,我该如何。我该如何?这个问题,是值得我思考的。红尘纷扰,蓬莱寂寞。我原本是苦守与仙山的精灵,却不堪仙山寂寞,偷下山来,红尘潋滟,仿若一江春水,荡漾于我的心中。更何况,冥冥之中,还有一个清若无尘的你。清风渐起,寒水画船,我轻摇雪扇,不待我开口,你便说,这么个素雪空扇,配不得我。我将扇子交予你,轻揉你如云乌发。你若离去,我便随你而去,我若离去,你该如何面对没有我的妖媚繁华。是夜,烛火明烨烟微沉。玉润白瓷,上好的茶氤氲团团雾气,映落于书卷之上。你素手轻执墨,轻描淡写,一副泼墨山水,便跃然纸上。你说你喜欢这样不加渲染的境意,翩然几许清墨,便是风雅。望着你烛火下忽明忽暗的容颜,我只有辛酸,一纸辛酸泪,满载我无悔的抉择。你问我为何流泪,淡淡的桂香拂过我的脸庞,你用你那纤纤柔荑,为我拭去这不知去处的愁水。若你先我去了忘川,这一切心酸,也就罢了。我唯有祈求,仙山主人迟点发现,我早已淡出仙境,深陷红尘。世人终将逃不过命,愈是想求得的,终将是求不得。那日,触目惊心的离别,犹如无形的手,将我推入寒冰深涯。墨扇污浊,银钗委地,你满脸泪痕,被风肆意扬起的衣袂,不知摇曳了几个轮回的心痛。你如初见之时,拢弦玲珑,玉泣凄凄,为我,送别。妆梨眉黛浅,青丝锁千缘。霜暮帘微寒,芙蓉绣帐暖。我为你所写的诗句,还未送与你。我欠你的深情,该如何来还。仙山苦坐禅,终是悟尘缘。我化尽千年灵力,只为再见你一面。八月桂开之时,我依附寒香桂露,萦入你梦中,还你一句,情深缘浅。

知了声声,蝉鸣阵阵,大自然的和谐,在花鸟虫鱼鸟鸣、微风习习、泥土芳香之间。

时间:2016-08-16 20:07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年少时,在村庄,在山涧树林,童年好的玩趣,就是夏天捉知了、扑蝉,儿时的兴趣,停留在无知与寻找的快乐之中。

八月凝桂,我还欠你一句深情。

知了声声,蝉鸣阵阵。呼唤的是美好的生态。我们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更要花草虫鱼,鸟鸣山涧,还大自然一个完美的生态,大自然给人类一个美好的未来。

要经过卵、幼虫和成虫三个不同时期,却不堪仙山寂寞。时间:2016-08-16 22:14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如今虽有无际的贵族式园林景致,但乡下的大树迁移在城里这区那区,这苑那苑,已没了原始状态,脱离了大山泥土的漫润,穿上了洋装,打上了吊瓶,喷上营养液,大树通了电,挂上了彩灯,上了音乐,已没了蝉的空间,现在在城里很少有蝉鸣的声音,在乡村偶尔的蝉鸣,已是我们惊喜不已。

时值伏天,又闻知了声声,突然想起青春年少时,工作劳动紧张,经常欣赏羡慕的场面,暑热的树荫下,凉风习习,知了声声,躺椅上退休老人一手品茶、一手摇着鹅毛扇,眼前的风景、耳旁的半导体,其景悠悠,其情融融,休闲乐呵在其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