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沉寂在历史的长河中了,母亲给的演说是追逐父亲的等

我是演说的孩子

终于沉寂在历史的长河中了,母亲给的演说是追逐父亲的等。1935年10月,在经历了艰苦卓绝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后,中央红军到达陕北。终于可以歇息一下了。中央红军进行了改编,以刘志丹的陕北骑兵为基础,组建了第一支在中央军委直接领导下的骑兵部队,番号为中国工农红军骑兵第一团,父亲被任命为团长兼政治委员。这是一支装备精良的铁甲骑兵,相当于现在的机械化部队。可以想像,在当时极端困难的情况下,组建这样一支部队,中央是下了很大决心的,对他的人选,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父亲说,他明白这里的分量,“每一个战士,每一匹战马,都是我身上的一块肉。”但就是这样一支中央寄以厚望、倾注了他全部心血的骑兵队伍,在父亲出任后的几个月,却在一次战斗中意外地遭到了失利。

时间:2016-06-08 22:00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这是一次刻骨铭心、终身难忘的教训。

小的时候,我们生活在母亲的怀抱,没有朋友,不知道微笑,触碰到委屈就会哭泣,那是阳光一般的神奇,没有希望,没有才华,不知道什么是思念,也不知道什么是微笑,只会看,会哭,自己的吃喝就是母亲的微笑,自己的冷暖就是母亲的担心和希望,放在手里怕吓住,看在眼里怕哭了,我们生活在母亲的怀抱,他们的希望是自己长大,可是我们的长大并不代表会给社会创造财富。
小的时候,我没有衣服,用微笑和哭泣来演说,热天的时候,我用汗水和眼神来演说,能走路的时候,我用母亲的等待去演说,哭泣的时候,我用自己的微笑去演说,挨打的时候,我用无知的眼神去演说,后来长大的时候,母亲给了一个苹果,我用脸上的微笑去演说,我并不懂太多的言辞,可是母亲的微笑让我一生难忘,我追逐她给的阅读,内心盼望她等待回家的孩子,聆听的时间去做饭的模样。
小的时候,还没有上学,母亲的哭,让我不能用微笑演说,她不会因为我的演说而抬头看我,她却说,父亲要走了,我不知道这个“走”有多少含义,也不知道这个走会有多少时间的距离,可是我知道母亲用眼泪演说会让我心疼,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心酸的味道,我也开始了泪水的演说,没有语言,没有表白,只有等到和眼神的看望。
三天之后,看不到父亲的眼神,听不见妈妈微笑的声音看电视,我躲在门缝里,看着母亲的沉默和冷静,发现自己是那么的弱小,不会做饭,不会洗衣服,而母亲给我的唯一的一句话,深深的刻在内心,不是金钱的烙印,不是思念的烙印,而是相信的烙印,三个月,三个月的时间,我不知三个月有多长,也不知道一天是几个小时,因为我相信我不会说话的演说,也相信母亲微笑的演讲,用三个月的沉默演说等父亲回来。
转身走到阳台旁边,伸开双手,触碰阳光,微笑的脸庞让心中受伤,家里的两个人,少了曾经的欢乐,心中的一个人,多了一句,三个月的时间,我不懂,不懂赚钱的演说需要等上三个月,不懂思念父亲的味道母亲也会流泪,心中就算是有一万句话,也只能在后来才读懂,是泪水演说的代写,感觉抓得住阳光,看不见父亲。
而现在,我撑起双手,闭上双眼,看见的是思念,才理解父亲给我的演说是聆听妈妈的爱,母亲给的演说是追逐父亲的等,而我们生活在这个金钱和地位不能平衡的怀抱,让母亲受伤的演说有很多,让父亲流泪的演说有很多,只是已经回不到那个年代去演说,只是曾经无法替代现在的话语,才拥有那曾经的眼泪去演说,微笑去演说,我并不能代替任何人演说泪水,但是我可以为自己演说自己的微笑。
我站在舞台上,你听到的聆听的每一个声音,演说的每一个字,都是母爱给的助力,你看到的每一个微笑,都是父亲给的拥抱,因为时间帮助了生命,我才拥有了演讲的自己,真挚的情怀,我的演说不是为了打动每一个人,而是注释生命的灵魂,因为感动了自己,因为我触动了思念的弦,那份曾经,那份爱,用美的拥抱给我关怀,曾经的泪水换来现在的声音,现在的句子呈现你聆听的主动。
我感恩世界的每一秒钟,因为他们在给我演说,我感恩我付出的每一分钟,因为我有了聆听,我相信闭上眼的演说,哭泣的演说,哪怕是一句话不说,也能让母亲的眼神微笑,也能让母亲安心,能让父亲不担心,因为是他们给我演说的题目是陪伴一阵子,祝福一辈子,我相信每个人的父母亲都爱护孩子,我相信每一种教育都是一种适合的演说。
演说就像一份命运,就在身边,就在内心,不言不语,不等不慢,你追的时候它看不见,你等的时候它在聆听,似乎就像你和我,你在我身边,我仿佛收获阳光,你不在我身边,仿佛我能记住你的磨样,你是心的画笔,你是情的感恩,我用一世演说,你用每一秒聆听,我们虽然陌生,可是已经熟悉到不离不弃,我们虽然已经咫尺,对别人来说却是遥不可及。
长大了,低着头不说话,去给别人演说泪水,还是用好的微笑陪伴家人去演说,也许对内心来看,已经再也回不到那个用泪水演说就有哭泣的不懂了,时间演了一场说不出的告白,我的青春用了十八年演说,一个能懂而不能接受的我,是一个演说家,你也可以,用自己的心,用自己的读懂,画出自己的追,演出命运的格局,一定能说出心中的自己,一家和睦的风景。
我是演说的孩子,来源爸爸妈妈给我的爱。 原创QQ:498775557

2004年,在纪念父亲去世一周年的座谈会上,原兰州军区政委李宣化谈起了与骑兵团有关的一件往事。他说:“那年我去看望爱萍同志,说起到摩托化步兵第八师检查工作,这个师的前身就是当年爱萍首长指挥过的军委骑兵团。当我谈起要求部队继承发扬战争年代的光荣传统时,爱萍同志问,部队知道他当年在陕北青阳岔打败仗的事吗?他告诉我说,讲战史,一定不要回避错误和失败,不管是对谁,都要实事求是。他要求我,告诉部队,一定要把他打了败仗的这件事写在战史上,以警示后人。”

1936年2月,陕北青阳岔,老爷子的“麦城”。

我是为了写这本书专程去那里的。从陕蒙交界的毛乌素沙漠的南端,沿长城故道向东行驶,看到的只有残壁的城墙,它们和破碎的沟壑、断裂的山脊、绵亘的黄沙,纵横交错,浑然一体。据说,当年构筑城墙的土是用米汤和羊血搅拌煮成的。史料记载“若锥过寸,则杀工匠”。就是说,城墙筑好后,用铁钉检测,如钉进一寸,工匠就要人头落地了。以此酷刑来保证筑出来的城墙“硬可砺斧”。但世上哪有能逃得过时间打磨的东西呢?当年辉煌一时的巨大工程,终于沉寂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血腥的传说和干燥劲厉的风沙更增添了周围的原始与荒凉。父亲说的“以警示后人”的战斗,就发生在这里。为配合红军主力东征,父亲率骑兵团一举荡平了盘踞在北部三边地区的马匪武装。仗打的艰苦,但还顺利,全歼了靖边之敌,只是在消灭被当地人称作是“泼跛子”这股骑匪时,副团长霍海元牺牲。部队随即奔赴安边,与蒙汉支队联合作战,现在还留下一首父亲当年在马背上写的诗:“百里扬鞭奏凯归”,兴奋自豪之情溢于言表。可能就是这个“奏凯归”吧,在回师途中被游匪打了个埋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