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保缴纳关乎职工切身利益,直到姐姐疼的

社保缴纳关乎职工切身利益,直到姐姐疼的。在批评企业“短视”的同时,我们需要呼唤政府必要的担当。政府的责任还在于切实降低企业负担。

编辑荐:贫穷不可怕,疾病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的无视。贫穷不可耻,疾病不可耻,可耻的是不知恩情。爱我们的人会竭尽一切给予我们,然而,为人的基本,要知恩图报。

《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2016》日前在京发布,调研显示有74.89%的单位缴纳的社保基数不合规,侵害了职工权益。同时,还有约20%的单位未按规定及时为职工参保,试用期未按规定及时参保问题仍然十分突出。这意味着员工的社保被“降低标准缴纳”,势必影响今后的待遇享受。社保缴纳关乎职工切身利益,企业的“抠门病”到底怎么治?

或许自我懂事以来,甚至是之后十几载的时光里,我讨厌的亦是心疼的,仍那一声声压抑的咳嗽声。

应当承认,社会保险从无到有、从国企到民企广覆盖,从低标准到逐步增加险种、扩大福利,确实在不断进步,也实实在在惠及了广大劳动者。但是,部分中小民营企业经营困难、法治观念淡薄,“交不起”也“不想交”,甚至干脆“就低不就高”,在法律低线上缴纳。类似状况在北京相对还要好一些,地方上的问题更不难想见。

那年我七岁,姐姐十六。当深秋的霜露还未见那一丝光亮,四周重山只留一条暗线,如同盘曲的蛟龙静卧,偶有寒鸦惊叫。山间有脚步声依稀传过,我身前有一捆柴蹒跚前行,我拉着一小段小树枝紧跟其后。那是一条背靠壁石的盘曲小路,转弯时,在那一大捆柴禾前的姐姐小心的转过身子,拉过我的小手,扶我过去。我仍记得当时她手心里那冰凉的颤抖。结果当我迈过另一块大石刚刚站稳时,哗啦一声,姐姐同那一捆柴一同滚下去,我当时似乎忘记了呼吸,忘记了去扶姐姐,忘记了去问她疼不疼。直到姐姐疼的“嘶”的一声,我才大哭起来。直到眼前的世界被泪模糊,哭的几乎要喘不过起来。终还是姐姐扶着壁石走过来,用她那沾满草屑的袖子擦干了我哭花的脸。那是天边露出微微的鱼肚白,有块血疤凝在姐姐眼角,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什么是真正的害怕。

在批评企业“短视”的同时,我们需要呼唤政府必要的担当。这是因为,民营企业、私人资本天然具有内敛的逐利本性,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大,产品与服务大多销路不畅,而银行的贷款利息一分不能少,税收负担减少有限,劳动力的工资又要“刚性兑付”,那就只能在社保费用缴纳上“能省就省一点”。搞清楚这些病灶,政府当然要有所作为。

到家时天已大白,我大声的喊妈妈出来,指着姐姐的头让她看。

一方面,不管什么时候,政府都要严格执行社保领域的法律法规,捍卫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尽管有的企业勉强按照低标准缴纳,但这也是劳动者失业、生育、工伤时必要的扶助。至于实在无力按期足额缴纳的企业,可以给予适度的宽限与减免,但宽限与减免是例外,不是常态,等到企业的盈利能力有所恢复,还要照章缴纳、补缴。

那是村里只有一个老郎中,妈妈抓回西药,在偏房里熬,浓烟滚滚冒出,母亲淹没在烟海里,却仍听见那一声声的清晰而又压抑的咳嗽声传出。而现在,姐姐的头上,依旧有一条隐约的疤。

另一方面,政府的责任还在于切实降低企业负担。中央提出的五大重点任务中,“降成本”占有很重要的位子,它指向的就是现实中企业居高不下的税费、利息,以及隐形的制度性交易成本。进一步简政放权,让企业喘口气,并辅之清费减税,尤其是对金融信贷利率的调节、贴息,各地不能再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了,而要赶快想办法出台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的具体政策,抓好落实的各个环节。

那年我十四,姐姐在外打工。那天恰好是我离家去上学,可是很早的,鼻息间有了一股很浓的酸味。月亮很亮,却又低低的挂在窗前,朦胧中看见母亲苍白的脸色。我知道,母亲的胃病又犯了。我穿好衣服,熟练的清理着那一堆呕吐物,我知道母亲很疼,那一声声痛苦的“哎呦”声不断传出,如同敲在我的心上,只觉钝钝的疼。

此外,还有一些新问题值得政府重视和研究。比如,很多企业采取跨地区经营的模式,不同省市之间的社保如何统筹与平衡。再比如,涉及计算基数的办法有的存在不一致,也需要政府出台细化的调整措施。还有,这次统计企业购买补充商业保险有了约30%的覆盖面,社保缴纳呈现出从强制型逐步向补充型、福利型延伸的趋势。那么,针对企业社保意识的不断变革,这方面政府又该怎样应对与作为,应怎样激励企业以福利视角、员工视角来思考法定福利与自主福利的协同配合,都是新常态下治理者避不开的严肃考题。

而那一天,我自作主张的没有去学校。

第二天,父亲回来,我恶狠狠的瞪他,火烧的很旺,可那燃烧着的,分明是我的怒火。“你的眼里到底有没有老婆孩子,”那是我即将脱口的话,却被母亲虚弱的咳嗽声拦住,也幸好,母亲将我拦住。母亲已清醒了,但她的第一句话就是命令我去上学,我默默的收拾好书包,离开了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