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的对待农民工的社会保障问题,据称是张爱芬得到了亲属的谅解和邻里的求情

公正视角下解决农民工社会保障问题的措施

张爱芬却还有着诸多酌定加重情节——踩踏女婴致死手段残忍情节恶劣、灭绝人伦杀害血亲、杀害的是未成年人且是婴儿,随便哪一项都足以把亲属谅解、邻里求情冲抵掉。

时间:2016-11-03 15:05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一心想要抱孙子的婆婆,多次催促儿媳生二胎。没想到,儿媳二胎产下一女,婆婆竟将出生仅4天的女婴杀害。日前,江苏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公开审理,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张爱芬有期徒刑10年。

农民工社会保障问题影响着社会发展,所以我们必须高度重视这一问题,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一篇探究农民工社会保障问题的论文范文,欢迎阅读查看。

关于故意杀人罪《刑法》第232条规定的基本刑是: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有别于其他犯罪的刑期表达是从低到高排列,故意杀人罪则是从高到低排列,由此也可看出法律对于故意杀人罪行的态度。即便在宽严相济,严控死刑适用的背景下审视,因一己之私,直接故意杀人,首先考虑的也应是死缓,而不是基本刑里10年有期徒刑的起刑点。

[内容提要]工农民是我国改革开放和工业化、城镇化进程中涌现的一支新型劳动大军,他们广泛分布在国民经济的各个行业,为城市繁荣、农村发展和国家现代化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然而,当人们享受到了改革与发展带来的果实的同时,农民却并没有水涨船高式地分享中国GDP的果实。他们还在被贫穷和歧视包围着,谢朝曾套聂耳一首着名词说过:他们种的粮,他们盖的房,分享盛宴场,罕有他们档。是啊,排排坐,吃果果,却少有农民的档位。这对农民工是极其不公平的。农民工问题解决的好与坏,既是关系改革发展稳定全局的迫切任务,也是建设中特色社会主义的战略任务。因此解决农民工问题就显得刻不容缓,而其根本的解决之道就是提高农民工的社会保障水平,公正的对待农民工的社会保障问题。

南通市中院之所以轻判,据称是张爱芬得到了亲属的谅解和邻里的求情。可是,出生仅4天就被害夭折的女婴谅解她了吗?她还能说得出话来吗?且不问那些谅解和求情是如何得来的。姑且假定其成立,那也不过只是酌定减轻情节而已;而张爱芬却还有着诸多酌定加重情节——踩踏女婴致死手段残忍情节恶劣、灭绝人伦杀害血亲、杀害的是未成年人且是婴儿,随便哪一项都足以把亲属谅解、邻里求情冲抵掉。

[关键词]:农民工;公正;保障

张爱芬获得轻判的实质唯一理由,也就是:她是孩子的奶奶。要是一个晚辈以残忍手段杀害血亲长辈,又是什么结果?10多年前,浙江金华市徐力杀母案,判15年有期徒刑,因是未成年人,否则,只会更重。

一、为什么要公正的对待农民工的社会保障问题

南通市中院的轻判张爱芬,与张爱芬的“重男轻女”,逻辑上有着内在的联系。“重男轻女”是传统,家长制、族长制同样是。家长、族长将不贞之女“浸猪笼”淹死,或打死忤逆子孙,不用担任何刑责;反之,子孙抗上,就会受到加重的刑罚对待。哪怕长上平白无故擅杀子孙,处分也是极轻的。

农民工问题,是指中国大陆农民进城从事非农工作,却未改变农民身份,未被城市认同接纳,他们处在产业的边缘、城乡的边缘、体制的边缘,由此所产生的一系列问题。这一问题是社会发展中无法回避的问题,在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的今天,农民工问题的严重性在不断加剧。只要有城市化,就有劳动力需求和农民工进城务工,而农民工的出现也必然会产生相应的农民工问题。农民工是有农村户口,有承包土地,但离开户籍所在地,主要从事非农产业的人员。他们在农村拥有土地,但离开农村,在城市寻找工作;他们在城市工作,但没有城市户口,不享受城市的社会保障。这一状况使农民工群体被严重“边缘化”,由此引发了农民工问题。农民工面临的问题十分突出,主要是:工资偏低,被拖欠现象严重;劳动时间长,安全条件差;缺乏社会保障,职业病和工伤事故多;培训就业、子女上学、生活居住等方面也存在诸多困难,经济、政治、文化权益得不到有效切实的保障。这些问题引发了不少社会矛盾和纠纷。

可是,时代进步,今夕何夕?“生命至上”、“人人平等”等观念早已深入人心。国家司法力量在家庭壁垒面前不该作出退让。传统社会以家庭、家族为基本单元,而现代社会则以个人权利为本位,国家司法力量对于发生在家庭内部的暴力乃至擅杀行为,不能采取绥靖主义。否则,助长霸蛮长辈,终也不利家庭和睦。

今天人们大都认同是改革将中华民族的经济提升到了一个新水平,GDP做大了,中国成为世界上第四大经济大国。显然,这是很不公平的。农民工为中国的GDP贡献了大约四分之一的份额,为经济发展付出的巨大代价,与他们获得的微不足道的回报相比,太不相称了。我们必须正视农民工阶层,必须深刻认识他们对经济社会做出的巨大贡献。农民工,一个庞大的打工阶层,据有关方面统计现阶段农民工总数已逾1.2亿直奔1.5亿,已成为中国产业大军的主力:占全国加工制造业总数的68%,占建筑业的80%,占第三产业的批发、零售、餐饮业的52%。现今中国农村,80%的家庭有人在外打工,这意味着有七到八亿人与农民工有直接经济关系,加之农村家庭与城市家庭的亲情联系,在当代中国有十亿以上的人口关系着农民工!

似乎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农民工阶层的出现与发展壮大,给中国经济社会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具有什么样的划时代历史意义?在我看来,农民工阶层的形成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与发展中具有以下九大革命性意义。第一,为中国经济起飞持续提供了充裕的廉价劳动力。第二,壮大并更新了中国产业大军,正是这支大军为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作出了不可替代的历史贡献。第三,解决了农村剩余劳动力难题,为三农问题困境踏出一条坦途。第四,农民工成为中国农村社会脱贫的主力军。第五,大量农民工进城冲击着城市消费,已经改变了并继续改变着城市消费规模、消费结构与消费水平。第六,对传统中国农村的生育观念起到了根本性冲击。重男轻女,养儿防老,多子多福,在新一代农民工那里正从心灵深处崩溃着。像城里人那样生活成为他们的学习目标,成为他们将来的生活模式。少生优生,已经成为他们的生育新观念。第七,为中国市场化的进程起到了独特的作用。我们完全可以肯定地说,没有农民工进城,就没有今天的市场化现状。第八,将城市生活的新观念,市场经济运行中的新规范,带回了农村。第九,农民进城打工,事实上在培养着一代新型农民,即农夫转变为“农商”。

由此可见农民工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但是由于我国城乡二元经济结构及不公正对待农民工等诸多方面的原因,农民工群体就一直处于权利缺失的状态。由于没有享受到应有的社会保障,他们成了城市中弱势的群体,并带来了许多其他社会问题。因此,我认为把农民工纳入城市社会保障体系就显得十分重要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