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大国关系,我再度开始每天为工作奔波的生活

谢谢你后一次的温柔

“新型大国关系”是一个内涵不断充实的过程。有媒体这样形容:习近平为中美关系“压舱石”定标加码,新型大国关系逐步成形。

时间:2016-06-10 12:12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建构,始于2013年的中美首脑“庄园会晤”和2014年的“瀛台夜话”,以行为语言或符号象征来表达中美之间一种“特别关系”的存在感。到2013年,中美的共同身份识别在“大的发展中国家”和“大的发达国家”,以及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上,两国关系中已经掺杂进了旧有的大国关系疑虑,两国都负有时代使命推动新型关系的到来。

我很庆幸在我还不懂爱情的时候遇上成熟的你,谢谢你后一次的温柔,包容我的任性和倔强,用你的方式和我说分手,把伤害降到低。
那时,我的梦想是在繁华的大都市之中。然而,当我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在大城市站稳脚跟的时候,你突然来到我的世界,令我忘记了我的梦想,只想和你一直在一起。和我不同的是,你的梦想是在悠闲的小镇之中。为了你,为了我第一段爱情,我决定放弃我的梦想,随你来到一个海边的小镇上,陪你过你梦寐以求的生活。
小镇的生活的确很闲适。你去钓鱼,我捡贝壳;你听广播,我织毛衣;你整理花园,我洗衣做饭。我不必每天早起匆忙上班,不必被上司命令责骂,不必下班之后累得只想蒙头大睡。一开始,我很喜欢这样的生活,可以放慢脚步,放松心情,无忧无虑地度过每一天。
当你越来越享受这样的生活时,我渐渐厌烦这样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比起这样平淡无趣的生活,我更想念城市生活的紧张和充实,虽然工作忙碌,但是我每天都在进步着,每天都在朝着我的梦想迈进。我开始害怕我这辈子都要在这小镇里终老,也许等我退休了我会向往这种生活,但我正值拼搏进取的年龄段,我不想把年华白白耗费在这里。然而,我又舍不得放弃你,放弃我们的爱情。选择梦想,还是选择爱情,这两个想法一直在我脑海里拔河,始终不分胜负。
有一天,你提议让我回城市住半年,因为你要出国探望朋友。我犹豫了一会儿同意了。重新回到城市,我感觉自己仿佛重新活过来了。虽然我错过了之前那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但是我相信我的能力足以达成我的梦想,只是需要更长的时间。
我再度开始每天为工作奔波的生活,但我每天都会联系你,告诉你这一天我遇到的人和事,常常是我说得眉飞色舞,你只是偶尔回应。刚开始我并不在意,自顾自地说着,后来我才发现你的怪异,连忙问你发生了什么事。你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们分手吧。”
我坚决不同意,甚至打算出国当年和你说清楚,你却说你一直在国内,没有离开。原来,你知道我向往的是都市生活,并不属于小镇,也知道如果当面和我提分手会给我带来极大的伤害,所以你骗我要出国,让我重回城市,然后在电话里和我说分手,把伤害减到小。我明白你是为我好,但是我还是倔强地说:“分手就分手,我不会和你说再见的!”我的第一段恋情就这样结束了,我们也真的没有再见。
数年后,当我初步实现了我的梦想,找到了我的幸福之后,我真的很谢谢你后一次的温柔。虽然我们没能在对的时间相遇,但是我很感谢你为我守护那份可怜的自尊,没有让我对爱情失去信心。谢谢你的温柔,让我仍然愿意相信爱情。

新型大国关系,我再度开始每天为工作奔波的生活。6月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的第八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和第七轮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联合开幕式,并发表题为《为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而不懈努力》的重要讲话。美国总统奥巴马发来书面致辞,表示美国欢迎一个稳定、和平、繁荣的中国崛起并在世界事务中发挥作用,期待着美中携手应对全球性挑战。“新型大国关系”的轮廓由此更加明朗。

“新型大国关系”是现代国际关系理论中的新概念,此前的大国关系总带有宿命论式的悲剧色调,“大国冲突”是现实主义的大国关系基本内容,米尔斯海默的“大国政治的悲剧”,就是大国冲突的修昔底德陷阱的“不可避免论”。“新型大国关系”就是要在新条件和新时代下对旧有的大国关系理论的否定与突破,是一种新的积极实践。

相关文章